您的位置:首 页 > 奇幻小说 > 寒门崛起TXT下载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二章 醍醐灌顶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一十二章 醍醐灌顶


    “子厚,汝素机智,多有主意,可是已有良策?”

    高拱眼睛登时就亮了,宛若迷途的旅游在漆黑的狂野看到了一抹弱光一样,一张绝望、焦急的脸上重新升起一抹希望,目光灼灼的看向朱平安,迫不及待的抢先问道。

    徐阶见高拱抢先问了,便没有再开口,只是将目光灼灼的转向朱平安。

    一时间,四道灼灼的目光如聚光灯一样,聚焦在了朱平安身上,看的朱平安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平安哪里有什么良策,只是有些模糊的想法,想与老师和肃卿兄探讨一下。”

    朱平安挠了挠头,苦笑着回道。

    “有想法好啊,子厚快快讲来,我们一起分析分析。”

    听了朱平安保守的回答,高拱脸上不仅没有失望,反而希望又多了一抹,连声催促朱平安。真的,如果朱平安大包大揽、大吹法螺,他还不相信呢。

    “呵呵,看把肃卿急的,子厚你就快点说吧。”徐阶微微笑了笑,对朱平安说道,他比高拱更了解朱平安,他知道,一般朱平安说有想法的时候,那就是真有主意了。

    “是。”朱平安向徐阶拱手道。

    “其实,也是听了老师和肃卿兄的分析,我才有了启发。我在想,既然从我们的角度看待此次危局,想要破局的话,有些无解,那何不换个角度呢。”朱平安缓缓说道。

    “换个角度?”

    高拱微微怔了一下,似乎有些头绪,可是一瞬间就又飞走了,捉摸不到。

    徐阶听了朱平安的话,好像一下子受到了启发,不由伸手捋起了胡须,沉思了起来,思索了片刻,眼睛亮了,抬头看向朱平安,等着朱平安继续往下说。

    “是的,换个角度。”朱平安缓缓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卖关子,接着往下说道,“何不从严嵩父子的角度来看此次危局呢?如果严嵩父子想要抓住‘或问二王’这一点向裕王府发难的话,他们会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

    “他们要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子厚这个思路好。”

    高拱闻言,眼睛不由亮了,朱平安说的对啊,既然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问题无解了,何不从严嵩父子的角度来看呢,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呢。

    徐阶听了朱平安的思路,不由摸着胡须连着点了点头,看向朱平安的目光,赞许有加,自己这个学生,总是能带给自己意想不到的成绩。

    “平安设身处地的在想,如果我是严嵩父子的话,虽然严党势力庞大,但想要将裕王殿下拉下水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朱平安抬头看向徐阶和高拱,轻声说道。

    “子厚,你接着往下说。”

    高拱将座椅向朱平安的方向拉了一尺,身体向朱平安方向倾着,连声说道。

    徐阶同样饶有兴致的看向朱平安,以眼神鼓励朱平安接着往下说。

    “严嵩父子想要将裕王殿下拉下水的话,那么必然绕不开一个问题——那就得要证明仲芳师兄的弹劾是裕王殿下指使的......”朱平安轻声说道。

    “子厚言之有理。”高拱点了点头。

    “肃卿兄和我再清楚不过了,裕王殿下与仲芳师兄从未有过接触,更没有派人或者书信等方式指使过仲芳师兄弹劾严嵩,这件事本来就是子虚乌有,严嵩父子又如何能证明?难道还能伪造裕王书信当做物证不成?!即便要栽赃陷害裕王殿下,也不是严党势力所能独自可以办到的,至少也得要有仲芳师兄的‘配合’才行。”朱平安继续说道,“严嵩父子最好的证明方式,莫过于仲芳师兄开口承认说他弹劾严嵩就是受裕王殿下指使的。但是,虽然仲芳师兄此次弹劾有几分冲动,但仲芳师兄耿直之臣,本就视严嵩父子为奸臣,欲除之而不得,又岂会配合严嵩父子诬陷裕王殿下。严世蕃绝顶聪明,但仲芳师兄又岂是蠢人,即便严世蕃以各种方式诱供仲芳师兄,但是仲芳师兄绝对不会上当的。”

    徐阶闻言,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对朱平安了解,对杨继盛这个来的更早的门生更了解。杨继盛勤奋努力,一身正气,对大明更是忠心耿耿,岂能会配合严嵩父子陷害裕王呢。另外,杨继盛虽然性格耿直,有些偏执,但是绝对不傻,不然又岂能会入自己法眼,任凭严世蕃狡诈多智,但是想要诱供杨继盛的话,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高拱同样点了点头,深以为然,不过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虽然正规途径不行,但是非正规途径......”

    高拱意思很清楚,严嵩父子通过正规途径是得不到杨继盛承认是裕王指使的口供,但是如果通过非正规途径的话,比如说做点手脚,弄份假口供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要指鹿为马困难,但是弄份假口供,对于严嵩父子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肃卿兄所言甚至,这也正是我要说的。严嵩父子尝试正规途径得不到,那么肯定会尝试非正常途径。仲芳师兄的弹劾奏疏上呈西苑后,估计,不是估计,我几乎肯定,首先等待仲芳师兄的,必然是牢狱之灾。之前几位弹劾严嵩父子的大人,没有一个例外,全都第一时间被打入大牢了,何况仲芳师兄弹劾严嵩的奏疏中除‘或问二王’这样的把柄,还有一些会令圣上不愉快的话......严党肯定不会放过的,所以仲芳师兄怕是免不了牢狱之灾了。”朱平安点了点头,接着苦涩的开口说道。

    哎......朱平安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惋惜,为自己早上的时候未能劝动仲芳师兄而惋惜。

    高拱和徐阶点了点头,赞同朱平安的预测。

    “仲芳师兄被打入大牢的话,那就落到锦衣卫都指挥使陆炳陆大人手里了。第一,锦衣卫有监察百官之责,且锦衣卫指挥使陆大人自今年始司直西苑,西苑有缉捕之事,首先就会落到陆大人身上;第二,京城镇抚司诏狱归锦衣卫掌管;第三,锦衣卫权力在陆大人手里可是蓬勃发展,卫权已经超越厂权,东厂亦为之低头俯首,即便东厂缉捕的话,也是陆大人做主。所以说,在某种程度上,裕王殿下和仲芳师兄的命运在陆大人手上。”

    朱平安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徐阶和高拱,“所以,严嵩父子想要拉裕王殿下下水的话,必然要借助锦衣卫都指挥使陆炳陆大人的力量。”

    醍醐灌顶!

    茅塞顿开!

    高拱猛地睁大了眼睛,脑海中恍若划过一道闪电,劈开了漆黑的夜幕。

    徐阶虽然在朱平安换个角度的提醒下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但是听到朱平安亲口说出来,仍是不免连连点头,赞许不已的看向朱平安,自己的这个门生,带给自己的意外惊喜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