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灵异小说 > 高术通神TXT下载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七十四章 马玉虚,卢申,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百七十四章 马玉虚,卢申,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听到卢申这个名字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继续问马玉荣:“卢申今年多大,长什么样子”

    马玉荣:“那孩子不大,脑子有悟性又肯吃苦,早些年呐在大马拜过一个形意师父。原本只教了他一些基础入门的东西。可哪想到卢申那孩子天生是块以武入道的料,短短几年,就修出一身的暗劲了。”

    “他让师父再往下教,唉,可是那师父啊,也不知是他不会还是怎么样。竟然不教了,后来卢申知道我在大马,他就专门找到我。我一看这孩子是真心。且发心也善,我就传了他化劲后面的练法儿了。”

    “只是这孩子有一点不好,脾气太倔。性子冲。我就告诉他,千万别发火,发火的话,容易出大事儿。”

    “可没想到。我前些日子去香江,原打算带他一起过来到藏地开开眼界,可没想计大春告诉我说那孩子死了,让人打死扔海里了。”

    马玉荣眼泪汪汪:“可怜这个孩子,他才二十五岁。年轻轻的,就这么让人打死了。我问是谁打的呀,大春跟我说,是一个叫马玉虚的。我叫马玉荣,他叫马玉虚,我们这是犯什么相还是怎么着啊。我当时找着他了,远远看了一眼。可是我,我这身上有戒律,师门不让我打,还有我也不会打。所以,我就没敢凑上前去问。今天呢,我就想托个人问问。他为啥把我徒弟给打死了。”

    叶凝冷言:“你知道他性子那么冲,你怎么不管他,不骂他。不训他”

    马玉荣:“哎呀,现在这孩子,能学功夫就不错了。还骂他,怎么骂呀。这个,他改命的法子,我告诉他,他自已改不一样吗”

    叶凝:“好,那我问你,就算是见到了马玉虚,我们替你问了,他说,杀了就是杀了,你怎么样。”

    马玉荣:“我得问问在哪儿杀的呀,什么时辰死的,回去我要好给他立个牌位,把魂儿给养起来呀。”

    叶凝:“你不去问马玉虚的罪吗”

    马玉荣:“恶人做坏事,老天眼睛雪亮,老天会看到的,我是奉道的人,守了戒律,我不能破戒的。所以,他杀了,我也不能兴师问罪。”

    吐凝还想问,我却在旁边拦下叶凝,让她不要再问下去了。

    我只对马玉荣说:“马前辈呀,你是一个好人。但是,你如果真为那些无辜人着想,你再不要收任何人做徒弟了。”

    马玉荣:“我也不想收,可,可看着可怜呐。我那一门的师父临走前就跟我说了,不让我收,他说我不收弟子,这辈子能修成一个仙。可我不想成那什么仙,我想收些弟子来教。”

    真是一个糊涂师啊。

    我真没法儿说了,真的是没法儿说了。

    马玉荣的师父说的是对的,他不收弟子的话,他早成仙儿了。

    道不轻传

    可这马玉荣倒是好,随随便便就把这真东西给传了。

    结果是既坑了那些弟子,也坑了他。

    除外我看了,马玉荣修的功夫不是以武入道,他身上三丹的根基是有,但是他不会发那股力。也就是说,他知道一些修的法门,但真打的话,他不行。

    想来这也是马玉荣叫我和叶凝去见马玉虚的原因。

    当下我对马玉荣说:“马前辈,你说的事我们能答应,只是这马玉虚在哪里我们怎么才能见到他。”

    马玉荣这时来了精神,伸身从怀里掏出一个水晶做的罗盘样东西。

    “这可是一个宝贝,我在菲律宾从一个老华侨手里拿到的呢。这个东西,找人最准了,但得知道用法,用法有口诀,你听着啊,你看这样的”

    我挥手示意马玉荣别教我口诀,我不能学的那么杂,我学一个打人,怎么打的明白,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马玉荣好像讲课讲习惯了一样,搬弄那个东西嘀嘀咕咕,一番的讲解后,他又伸手掐算,又观了天空,太阳的方位等等一切,末了他给我们指了一个方向说:“就在那前方,大概九十多里。应该是,对,九十四里单出来二十七丈。”

    我对叶凝说:“追”

    我们见到的这个卢申就是马玉虚,他假冒了卢申的名儿跟我接近,这个法子肯定是陈正指点的结果。

    马玉虚果然厉害,几十年了,容貌竟修的越来越来年轻。

    此外,他身上我能看出来的就有了人元,地元两个丹。而这还仅仅是在道符遮挡下的一个结果,他真正实力,可能比我见到的还要高上那么一层。

    马玉虚的计划应该是接近我们,混入内部。然后,趁小夏拿什么东西的时候,突然反目把东西给夺了。

    这里面小夏是关键,我估计那件东西只有小夏知道在哪儿。

    而小夏又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儿。强行搜魂,肯定不行。用硬的,估计小夏死都不会说出来。

    正因如此,马玉虚和陈正才商量了这么一个苦肉计。

    他们让头陀会出人,接着自家人杀自家人给我们看,为的就是博取我们的信任。

    事实上,倘若小夏和李前辈不让人抢走的话,马玉虚和陈正的计划,可能已经实现了。

    念及至此,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萨满董婆子说的是对的,马玉虚,我必需小心这个人。周师父在他身上栽过一个跟斗。而今,倘若不是有人把小夏和李前辈抢走了。

    我可能就要赴周师父的后辙,也栽在马玉虚的手上了。

    道术这东西,千变万化,加上符术,法器的力量,单凭两眼,感知,真的没办法看出来一个人的好坏。

    若不是见到了这个糊涂师马玉荣,要不是我知道这世个有马玉荣这个人。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真的是难以预料。

    那么谁抢走了这个小夏和董前辈呢

    我思忖了一番,感觉只有一个人能干出这种事来。

    他就是,神秘至极的大雨衣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我上一次入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帮他们了结了一个没有了结的因缘。这次,我重新来到藏地,我相信那些高人们一定也都知道了。

    只是,因缘在没有完全发展开来之前,大雨衣和他的帮手,不方便现身罢了。

    马玉荣虽然三元丹不怎么完整了,可他跑起来的速度一点都不慢。

    我们三人全力前进之下,没用多久,就跑出了四十多公里,随之远远的我就看到在一个小山坡上,有三个人正并肩说笑着一路前行。

    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马玉虚找到了小楼和范前辈。三人结成了同伴,取得了信任

    我心中掠过了一丝阴云,然后唰唰几步,全速前行。

    眨眼功夫待我来到距离他们五十多米远的地方时,范前辈正好看到了我们,他当即高声喊了一声说:“小楼,卢申,你们看,谁来了,仁子来了”

    这一声卢申叫的可是无比的亲切。豆庄大血。

    但这时我心里又掠上了一层的疑惑,马玉虚当年跟范前辈可是熟识的,怎么范前辈不认识他呢

    这人

    我手上掌握的证据,可只是马玉荣的一面之词,外加他手上的那个什么水晶罗盘呐。

    这两样东西,太不可信了。

    这个卢申,你究竟是马玉虚,还是别的什么人呢

    我冷下心思,定过了神后,在脸上做出高兴的样子说:“哎哟,前辈,小楼,原来你们在这里呀,我刚才探到这地方传出一缕的气息,我还以为是谁呢,想不到竟是你们。”

    范前辈哈哈一笑说:“这就叫有缘嘛,这不,刚跑出来没几天,马累的快死了。结果让我和小楼遇到了卢老弟,哎哟,这一路卢老弟可是给了我们不少好吃的呢。”

    我朝对方看去。

    这个卢申,又或者可能是叫马玉虚的人,他笑了笑说:“曲曲小事,何足挂齿,家师再三吩咐了。让我过来助关大先生一臂之力,没有见到大先生,大先生的朋友,也是我卢某要助的人。”

    我一笑,转身介绍马玉荣给卢申说:“马前辈,这位就是卢申,卢先生。”

    马玉荣呆了。

    “你,你叫卢申。”

    后者一脸微笑:“是的,请问这位老前辈怎么称呼”

    马玉荣怔了怔说:“我,我叫马玉荣,你叫卢申你不是马玉虚吗”

    一句话说出来。范前辈摇头了:“不是,他可不是马玉虚,马玉虚可不是他这个样子,马玉虚那小子我见过,那个头儿”

    范前辈打量了一下说:“个头就不像啊。马玉虚才多高的身材呀,他那会儿练剑,双手剑,身子太矮,他都施展不开,当时大伙儿还笑他呢,说他这不是在练剑,是剑练他。还有那小子一脸阴邪气,这跟卢申完全不一样,不一样。”

    “卢申这兄弟,实称,讲究人,绝对的讲究人。”

    范前辈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卢申则对马玉荣说:“这位前辈,我不是什么马玉虚,真的不是。”

    马玉荣呆了:“我,我在香江,我远远见过你的样子的,你,你是这样子。你就是马玉虚,你,你杀了我的徒弟卢申,你给他杀了。”

    卢申微笑:“这位老先生,看你一身的功夫极是不俗。我若是杀了你的弟子,你见到我了,你为何不上前,去给弟子讨一个公道呢”

    马玉荣一怔:“我,我,我,我不会,不会打人,我,我是会法术,我有功夫不假。可我门里有戒律,我,我不能打人,不能跟人斗的。”

    卢申:“道门修的不是与世无争之法,自家的弟子让人给害了,你不去给弟子讨一个公道,这话说出来,诸位,你们都是久历江湖的高人,你们觉得,这话可信吗还有,你说我打杀你的弟子,老先生请问我为什么杀他有什么理由,原因吗”

    马玉荣哪里见过这个架势,他怔了怔说:“你,你这人,你,你怎么你怎么说话你”

    卢申这时掏出了一本护照,又拿了一张香江的身份证出来说:“老先生,你看清楚了,我的名字是叫卢申,不是什么马玉虚,反倒是你,你说你是马玉荣,荣与虚字,只差了一个字。还有,马玉荣这个名字,在下听家师说过几次,他说,这人教出来的弟子,好多都走了歪路。”

    “容在下说一句不中听的话,自古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马前辈,这话我不是有意贬低你。但高术江湖的人,这样说您,您难道不能好好想一想吗”

    小楼这时干净利落地说了一声:“仁子,你上当了,这老头子有古怪,咱们不能留他。你难道忘了吗之前山上跟卢申动手的那个人,他就是马玉荣的弟子。还有,你在八爷家碎去的那个人,他也是马玉荣的弟子。他弟子都是什么德性啊。仁子,你可不能上当啊。”

    范前辈抱臂说:“我就说着嘛,这个马玉荣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是了卢申,你在山上遇见那人”

    卢申笑了一下说:“刚才看到此老者,我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了,但念在关大先生对我有误解,所以一些话不便说出来。不便说而已”

    范前辈转身:“仁子,这事儿,你办的,好像有些不对呀。”

    我这时看着众人面孔,表情,我知道,萨满婆子的预言中了。

    很难说清楚,这里面的事情,真的很难,很难说清楚。

    卢申,你不是马玉虚,你是什么人可你若是马玉虚,范前辈又怎么会不认得你呢若你不是,那马玉荣的罗盘,还有他所说的东西,难道全都是假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