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奇幻小说 > 逆天邪神TXT下载 > 逆天邪神 > 第1140章 怪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40章 怪人


    “你们如今所在的区域,为每个预选战区的‘主城’,亦是绝对的安全区域。这里不会有玄兽出没和侵入,所有人玄力亦将被禁锢体内,无法释放攻击他人。”

    “而一旦出了主城区域,便是你们的战场。”

    “战场的环境无比残酷,有着极端的气候,无处不在的天灾,强大的玄兽,以及比玄兽更加可怕的对手。你们每杀死一只玄兽,便可获得一定数量的‘魂珠’,杀死的玄兽越是强大,所得魂珠便会越多。”

    “杀死神魂境的玄兽,可得一至五个魂珠。”

    “杀死神劫境的玄兽,可得十至三十个魂珠。”

    “而杀死神灵境的玄兽,可得一百至三百魂珠。”

    “若为合力击杀,则将按照对玄兽造成的伤害比例进行同比分配。”

    “若是被杀死,则并不会就此丧失资格,而是会在主城复生,同时失去身上所有魂珠的三成!若是被其他参战玄者击杀,则失去的魂珠会为其所得。”

    宙天之音所宣读的规则不仅参战玄者能够听到,整个东神域都可听得一清二楚。这种借由宙天珠实现的特殊赛制,单单听在耳中,都能嗅到惨烈的味道。

    很显然,预选战的结果,将由所得魂珠的数量来决定。魂珠可来自玄兽,亦可来自其他玄者。击杀越高等的玄兽,获得的魂珠越多,但同时危险也更大,而一旦死亡,虽不会丧失资格,还可以无限复生,但会有着残酷的惩罚……

    丢失所有魂珠的整整三成!

    若是被其他参战玄者击杀,这三成魂珠将直接被其所得。

    前期,要通过击杀强大玄兽将艰难收集魂珠。而到了中后期……无疑是杀人更快!

    不过,规则并没有如此简单:

    “击杀其他玄者时,唯有第一次可得其损失的魂珠,之后只可致其魂珠折失,却不可再获得。”

    “主城亦并非是绝对安然之地。留在主城的时间每累计半个时辰,身上的魂珠便会损失一成。想要获得更好的名次,就必须时刻面对残酷的挑战。”

    战场之中,一人对同一玄者只可掠夺一次,之后就算杀死多次,也只会导致其魂珠损失,却无法掠夺,这显然是一种平衡,也可防止有心人的“作弊”。而停留安全区域会随时间损失魂珠,则让这个战场更加残酷,让得到自认为足够的魂珠后想要回主城“避难”也成为奢望。

    “预选战场中,身上所携之物皆会完整投影,亦绝不限制对任何玄器、异宝、玄阵的使用,更不限制任何形式的方法手段。”

    “预选战第一场持续一个月,一个月后,将以所持魂珠数量决定排名。参战玄者可随时以意念探知自己,以及其他玄者的魂珠数量与排名,各大星界亦可通过宙天投影随时查看任意玄者的魂珠与排名。”

    轰隆隆——

    苍穹在这一刻似乎震动了起来,宙天之音也变得更加沉重苍茫:“时辰已到!吾在此宣布,玄神大会第一轮预选之战,正式开启!”

    “东神域的年轻强者们,奔赴只属于你们的战场吧!”

    轰——

    宙天珠内部的神秘世界,一千个各不相同的战场,同时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笼罩着各大“主城”区域,隔绝主城与战场的结界亦同时崩碎。

    远方顿时传来阵阵低沉的咆哮声,神秘与危险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刺激着每一个参战玄者的血液与神经。短暂的平静也在这一刻完全打破……

    因为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将是自己的对手……杀与被杀,掠夺与被掠夺!

    每个战场有五万多的玄者,而最终能留下的,只有十人!

    主城之中无法交战,而这个阶段,也是最不适合击杀掠夺其他玄者的时刻,随着结界的破碎,精神紧绷的玄者们顿时全部腾空而起,化作道道闪电,争先恐后的冲向主城之外未知的危险世界。

    这场非同寻常,吸引着整个东神域的玄神大会,在这一刻终于拉开序幕。

    预选的战场已经点燃,东神域的苍穹之上,无数星光在各大星界淋落而下,碰触到地面,便会结起一个小巧的玄阵,随着玄阵的旋转,一个个一丈之高的光碑从中升起,释放着星辰般的明光。

    这是宙天神界与星神界合力洒下的星辰之碑,遍及东神域各处,将一直存在至玄神大会结束。

    星辰之碑与宙天珠气机相连,并可折射来自宙天珠的投影,因而注入意念,便可通过星辰之碑随时探知玄神大会的排名状况,据说到了后期,甚至可以经由星辰之碑的折射,直接观看玄神大会赛场的影像。

    这些星辰之碑刚出现没多久,便有大量玄者已循息而至,甚至包括众多星界界王和宗门之主,这才是第一场预选战的第一天,他们便已迫不及待。

    云澈所在的战场之中,人影飞散,这场注定残酷惨烈的比拼之下,哪怕刹那耽搁,都可能造成排名上的落差。但亦有几人却丝毫没有急于赶赴战场,反而平静安然的留在远处。

    随着众玄者纷纷冲至战场之中,依然留在主城的几个人影便显得格外醒目。

    其中一人,便是云澈。

    “呵,还以为多少会有点紧张刺激,原来也只是一群没用的废物,看来我对这玄神大会的期待实在是过高了。”

    云澈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无比傲慢不屑的声音。

    云澈转身,一眼看到就在距离自己不到百步之距,站着一个金衣男子。一身长衣金光灼灼,让人想不注意到他都不行。

    云澈在神界认识的人极少,在这战场之中,更是极难遇到认识之人,但这个人,云澈偏偏知道。

    神武界——武归克!!

    真特么的巧啊——云澈心中暗念,三天前遇到,现在居然又被分配到同一战场。

    简直有缘!

    虽然对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

    和云澈上次见过他时的贵气逼人不同,此时挂在他脸上的,却是深深的傲慢。能入初选战场,无不是东神域各界的天才玄者,但似乎竟完全不被他放入眼中。

    还有他刚才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居高临下的轻蔑。

    云澈想起先前火破云的话,武归克在玄力修为上,还要超过火破云!强到那种程度,或许这个战场之中,真的没有修为能超越他的人。

    他也绝对有资格说出刚才的话。

    轻哼一声,武归克终于抬步,不紧不慢的向城外走去,悠然的像是在散步一般。

    而以他的实力,自然能轻易感知到云澈的存在,却是自始至终没向他所在的方向看一眼。

    “连续厮杀一个月,中间还不能有半点休整懈怠,所有的玄兽和人都是敌人……还真是足够残酷啊。”

    云澈自言自语一声,看了周围一眼,然后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去,闭目思索。

    虽然赛制与他所想大不相同,但却反而方便了他。他可以直接就这么留在安全的主城之中,连和其他人交手都不用。

    待一个月后第一轮初选结束,被淘汰的他就可以自然置身宙天神界,用各种想好的方法去找寻与茉莉相遇的机会。

    虽然,沐玄音选择让他参加玄神大会,而不是跟随沐冰云作为受邀观战者直接进入宙天界,一个原因之一就是不让他错过这个无比难得的历练机会。

    但他到了此处,一心所想皆是茉莉,丝毫没有了“历练”的心思。

    而且若是早知第一轮预选要持续这么久,他说不定会选择违抗师命,直接随沐冰云入宙天界。

    坐了许久,周围依旧是安静一片,并没有人因死亡而被送回主城。毕竟,前期主要是杀兽来积累魂珠,风险相对低很多,不会有谁在这个时期就浪费时间,还要冒着巨大风险去掠夺其他玄者——根本得不偿失。

    安静的环境,且绝对安全,本可以完全放松静心。但不知为何,云澈却没来由的感觉到阵阵烦躁,到了后来,眉角竟是一阵狂跳。

    再过一个月,我就有机会再见到茉莉……然后,就可以回去天玄大陆和幻妖界……我一直都被命运所眷顾着,连茉莉也说过我是有大气运加身的人,这次,也一定会很顺利的。

    一定……

    云澈睁开眼睛,站起身来,随便选了一个方向,缓慢行进间打量着周围的风景。

    这个废弃的古城是宙天珠的内部世界,也不知它真实存在于宙天珠的内部,还是同样为虚幻的存在。

    这个废弃古城并不大,云澈从中心走到临近古城边缘,也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这时,他脚步挺住,皱眉看向前方……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背对着他,站在古城的边缘,倒背双手,安静的眺望着远方的战场。

    此时距离战场开启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众参战玄者都已争先恐后,热血沸腾的深入战场,而这人居然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而且看样子已经站了很久,身上亦没有任何躁动的气息,完全不像是死亡后被传送回来。

    难道这个人……也是和自己一样不准备入战场?

    云澈意念一扫,这个人的信息顿时出现在他心魂之中:

    萧墨,年龄:39,出身:地球,魂珠:0,第九战区排位:51302。

    在战场之中,任何人都可随意查探他人的信息,包括所持有的魂珠数和排名。当然,这姓名和出身倒不一定是真的,因为姓名和出身是在进入战场前由自己所刻印下,完全可以作假。

    而很显然,宙天界完全不在意你作假。

    毕竟,玄神大会是最能扬名立万的战场,你弄个假名字假出身……那不是傻么!

    但魂珠数和排名是绝对不可能为假的。这个名为萧墨的男子魂珠数为0,排位和他一样是末位,显然是和他一样,压根就没踏出过主城区域。

    而且他的气息对自己毫无压迫感,显然玄力修为也并不高,虽然胜过自己,但应该也只是神劫境前期。

    难道是自知修为处在底层,所以干脆不入战场?

    自己是有特殊缘由,而正常玄者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一辈子最多只有一次的玄道巅峰盛会,再怎么也不该强行白来一趟。

    而且这家伙的出身……地球?

    很怪的名称,大概是随意编造的吧。

    虽然让云澈有了轻微的惊讶,但他自然不会有主动上去和他攀谈的兴趣,便要转身离开,却忽而看到这个人缓缓仰头,轻叹一声,长长而吟: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云澈侧目:这人……难道还是个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