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都市奇门医圣TXT下载 > 都市奇门医圣 > 卷十六:异变_第3538章 闹腾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卷十六:异变_第3538章 闹腾


    医闹啊,叶皓轩不由得笑了,果然,徐老头的手段并不算是太高明,像眼前的这种情况,叶皓轩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了,但是在这里遇到,他却觉得有些新奇,这些不知道死活的人啊。

    “这肯定不是药的问题,我们叶神医,包治百病的,你们这点伤他能治不了?”铁头李现在十分崇拜叶皓轩,他简直把叶皓轩当做是神一般的存在,因为他觉得,除了神之外,不可能有人这么厉害的。

    “呵呵,你特妈的把姓叶的叫出来,这件事情你做不了主。”大汉大刺刺的推了一把铁头李,他叫嚣道:“老子是傅明,积分榜第九十五的人物,今天姓叶的小子不给我个说法,我会荡平他这里。”

    “你就是傅明?”铁头李不由得愣了一下神,没错,这家伙就是积分榜前九十五的人物,这家伙也算是小有名气吧,虽然不怎么显,但毕竟他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

    “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就是了,别为难我朋友。”叶皓轩的声音从一侧传了出来,接着他走了过来。

    “你就是叶皓轩吗?”傅明看到了叶皓轩,他抓起一把砍刀,就向叶皓轩的脖子上招呼过去。

    “你找死?”铁头李大怒,在他眼里,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医生,他医术是不错,但是身手可不行,他连同身边的几个兄弟同时拔出了武器,指向傅明,而傅明身边的人一看形势不对,也马上拔出了武器。

    现在双方颇有一点剑拔怒张的意思,只要是稍微有点不合,恐怕就会打起来了。

    “好了,退下吧,我来处理。”叶皓轩及时叫住了铁头李,要是双方真的打起来了,这就真的麻烦了,这两边的人绝对会打的不可开交的。

    铁头李狠狠的瞪了傅明一眼,然后招呼自己的兄弟退了下去,但是他们的手还是紧紧的放在自己的武器上,只要稍有一点不对,他们马上就上前砍人。

    “你

    就是叶皓轩?挺厉害嘛,呵呵,比我想像中年轻,我不知道来找你看病的人都是什么人,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点道理都不懂吗?”傅明冷笑一声道。

    “医术跟年纪没有关系,跟阅历是有点关系的。”叶皓轩淡淡的一笑道:“这么多人来找我看病,终究是有原因的,如果我是一个庸医,大家伙也不是瞎的,不是吗?”

    “那我兄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一个解释。”傅明向地下那名躺在担架上的大汉一指,他厉声道:“我的兄弟本来是一点小伤,但是在你这里看病之后,伤又复发了,比以前更严重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他身上的伤是被凶兽用利爪所伤,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病。”叶皓轩瞥了一眼他的兄弟道“但是现在他身上被人涂了‘朱萸红’这样会让他的伤口恶化,所以他就成了这样子了,这真的不怪我。”

    “你少特妈的在这里跟我废话,推卸责任是吧,现在我兄弟的命都快没有了,你还想推?你往哪里推去?”傅明吼道。

    “哥们,感觉怎么样?”叶皓轩笑了笑,他蹲下了身子,看着躺在地上的那家伙道。

    那家伙的情况确实严重,他也确实不是装的,只能说那些人为了对抗叶皓轩,可是想出了不少的歪招啊,这货往自己的伤口上抹上了朱萸红,这样让他的伤口更加严重。

    朱萸红是一种不常见的药,内服的话对于一些外伤,有很好的促进愈合作用,但如果是抹在伤口上,反而会加剧伤口的恶化。

    这家伙是为了找叶皓轩的麻烦,直接在自己的伤口上抹这些药,当然,他是不可能知道这种药能加剧伤口恶化的,除非背后有人指导,而指导的那个人是谁,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你,你把我治残了,我要你偿命。”这家伙结结巴巴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哈哈,你确定是我把你治残的?”叶皓轩笑

    了:“实话说了吧,你伤口上涂的这些东西,是有人指示你这样做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吃了你的药以后我就变成这样了。”那家伙结结巴巴的说。

    “真的不说实话吗?”叶皓轩笑了:“那我问你,是不是感觉自己的伤口火辣辣的?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心都快从喉咙里面跳出来了?”

    “是又怎么样?这是你弄出来的。”那人怒道。

    “如果是,恭喜你,涂在你身上的药已经发作了,你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吧,那我科普一下,这叫朱萸红,是一种不常见的药,它内用的话,能促进作口愈合。”

    “但是磨成粉以后外敷,那恭喜你,你将会很酸爽,你现在的情况,是这种药导致的并发症,如果三个小时之内得不到好的治疗,你就会死,我也救不了你。”叶皓轩说。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人简直要惊呆了,他只是拿钱办事,黑一下叶皓轩,顺便赚点外快积分,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后果居然会这么严重。

    “当然,我用我的人格担保,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在过三个小时看看。”叶皓轩笑了:“如果你能救得回来,算我输,奉劝你一句,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赚,但是命没了,那你什么都没有了。”

    “是不是真的,傅明,你告诉我?”这家伙回过头来,愤怒的看着傅明道。

    “不是真的,你不要听他胡说。”傅明的表情有些慌张,但是他随即便掩饰了过去。

    “特妈的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孙子们每次都会让我当替死鬼。”那人骨碌从担架上爬起来,他激动的说:“每次我做的都是最危险的,拿钱也是最少的,这一次你们是想让我送命啊。”

    “李清,你特妈的想干什么?”傅明怒了,本来这场戏演的好好的,但是现在这家伙的表现,简直就是让他们这场戏给败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