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永夜君王TXT下载 > 永夜君王 > 章二四零 过于遥远的距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章二四零 过于遥远的距离


    安文了然地道:“是夜瞳陛下说的吧?”

    “你们为什么都叫她陛下?”

    安文道:“虽然我并不知道她是上古时期哪一位觉醒,但是威能肯定在一般大君之上。尊称一声陛下,并不为过。”

    “好吧,你继续。”

    “黑日山谷里世界真正隐藏的,据说是黑暗本源。”

    “黑暗本源?是源点吗?它真的存在?”千夜有些诧异。

    永夜与黎明两大源点,更多意义上只是一种概念,是数学和逻辑意义上的绝对,不一定真实存在,就如鲜血长河的源头一样。

    “是黑暗本源,不是源点。”

    千夜还是不能理解,一般来说,本源这个词语是来形容永夜或黎明阵营强者的力量根源,就像人们常说的人族天王的黎明本源,以及永夜大君的黑暗本源。新世界的里层存在这样的东西,难道新世界本身又是一个永夜世界?

    安文也无法再进一步描述这样抽样的概念,他想了想道:“具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也不是很清楚。之所以这样称呼它,是因为,据说它一旦出现,就会直接改变我们这个世界的原力对比。”

    千夜一惊,“改变世界原力对比?”这个说法真让人难以想象,他略一思索,问道:“会改变力量谱系?”

    安文流露出赞同的表情,道:“你的联想很有道理,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会这样。不过改变世界原力对比的事情应该是真的,至少我族那位至尊的陛下是这么说的。”

    千夜双眉渐锁,这可不是个好消息。原力对比一旦发生改变,对世界的影响可比温度升高降低个十几度要严重得多。

    从那些自然原力环境特别的区域现状可以推断出,如果整个世界的黑暗原力大幅增加,那么以黎明原力为基础的智慧生命,最主要是人族,必将从上到下受到削弱,就连天王也难以避免。而永夜一方则会实力大增,维持了千年的力量天平一旦打破,帝国与永夜并立的局面也将不复存在。

    到了那时候,人族命运好一些的话,就像永夜阵营那些边缘化的种族,还能抱团维持住一个独立的族群,可是如今存身的四块大陆就保不住了。不好的话会直接回到黎明战争之前的状态,被奴役,被豢养,成为仆兵的来源,以及食粮般家畜一样的存在。

    想到这里,千夜忽然意识到,黎明战争的起源本身就是一个特殊事件。

    “那么,世界的真实面目又是什么?”

    “我们所处的世界,其实是一个囚笼。我们所有人,无论至尊还是低等种族,都是世界的囚徒,无一例外。”

    “你是说,我们是被关押着?”这个说法,千夜还是第一次听到。

    “我们确实是被关押着。不过囚禁我们的,并不是其它什么强大的存在,而是我们自己。”

    “我们自己?”

    “没错。”安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确切点说,关押着我们的,是我们的智慧。”

    千夜皱眉,“说人话!”

    “我是魔裔……”不过看到千夜脸色不善,安文赶紧收起笑意,正色严肃起来。

    他拿出笔记本,在空白页上刷刷画着,转眼间永夜世界二十七块大陆连同几处较大的中立之地以及一些著名浮陆就跃然纸上。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大多数人认为,我们的世界已经足够辽阔广大。许多超越大公的强者,探索的对象是上层大陆。”

    “没错。上层大陆的确凶险。”千夜也颇为感慨。

    当时率领血族前往曦日大陆时,哪怕有英灵殿开道,有他、夜瞳和霍华德三大强者押阵,又有霍华德早年探索出的安全路线,一路上也多有凶险。如果不是所有血族后裔都在英灵殿里,换作普通的运输船队,损失两三成都有可能。

    抵达之后,太阳风暴爆发时的燃火原力炽流,也让千夜真正认识到了什么是天地之威。哪怕是大君,也绝不敢被太阳风暴正面扫过。

    在上层大陆中,曦日大陆已经算是最温和的了,起码还有个角落能够让血族勉强生存。再往上的大陆就更为凶险,并且只存在于天王大君们留下来的游历笔记中。

    安文道:“我们探索的方向完全错了。我们不应该去探索上层大陆,而是应该把精力放在重新认识我们的世界,重新架构我们的知识体系,找到更好运用原力的方法。”

    他在另一张纸上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在中间点了一个点,道:“我们的世界如果视为一个整体,那就是中间的这个点。阻挡我们的,是虚空过于遥远的距离。而如何跨越,其实依靠的不是实力,而是我们的智慧。我们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能够跨越遥远虚空的方法,因此我才说,是我们有限的智慧囚禁了我们。”

    “我怎么记得,你以前好象不是这样说的?”千夜回想着,上一次和安文探讨世界是什么时候。

    安文道:“那是我对我们的世界也仅仅有着最初级的认识。以前我以为,我们身处囚笼,和其它世界交流最大的障碍是虚空中的种种危险,特别是那些诡异的虚空巨兽。一代代至尊强者,探索虚空都无功而返,也是因为遇到了虚空巨兽,或是在空间穿梭时遇到无法抵御的危险从而陨落。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真正的阻碍不是别的,就是单纯的遥远。”

    他随手在纸上画了幅示意图,道:“我布置了不同过滤效果魔气镜,通过魔气镜观测同一颗星星,对观测到的光谱数据进行处理分析,得出的结论很有意思。其一就是我们在天空中看到的世界之巅的星光,有些是位于这个世界的实体,有些却很可能是光影,也就是说,是一个个如永夜这样的小世界投射过来的影像。”

    千夜听得完全愕然,然而细想一下,却发现还真有这种可能。就像当年在底层永夜大陆的巨兽之眠,峡谷之下,云气背后是通向另一块陆地的空间通道。既然陆块与陆块之间可以存在这样的情况,那么世界与世界之间为什么不可以呢?

    安文继续道:“另一个就是,它们距离我们非常的远。”

    “有多远?”

    “远到……超出我们的想象极限。”

    千夜挑了挑眉,他被提起了很大兴趣。

    安文道:“这么说吧,假如把最下层的永夜大陆到穹顶太阳的距离设定为一,那么距离我们最近的世界,恐怕相距都要以万亿来计。”

    “万亿!”千夜哪怕面对大君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个数字还是让他震惊。

    他想了想,对万亿仍然没什么概念,惟一能够联想到的是,哪怕是夜之女王/莉莉丝,时时刻刻都能保持最高速飞行,飞上一辈子也别想跨越哪怕是一亿的单位距离。

    “但是这个囚笼,并不是无法打破的。”见千夜果然有兴趣的样子,安文倒没有卖关子,直接给出了答案:“最主要的方法,就是深入研究我们这个世界,研究她底层的规则。比如你的虚空闪烁,它的原理是什么?是不是可以让浮空舰也进行空间跳跃,是不是只要能源足够,跳跃距离就可以无限拉长?为什么虚空巨兽可以在虚空中生存,我们是否可以在浮空舰上复制它的器官?”

    “你们魔裔也有类似空间秘法,好像叫魔域穿梭还是虚空穿梭?”

    “两个都有。”安文眼睛闪亮,道:“事实上,我们魔裔原本是有类似技术的,虽然并没到突破这个世界的程度,可惜已经在时间长河中失传了。如果解决了这些问题,就有可能造出一艘前所未有的浮空舰。我们将可以驾着她,驶往遥远星空,探索无尽世界。这才是我辈强者的归宿!”

    千夜听得有些神往,不过旋即苦笑,道:“我还被魔皇追杀呢,探索无尽世界?等活下来再说吧。”

    安文看着千夜,认真地道:“你的提升速度几乎就是永夜第一,又有黑翼君王的传承,对空间有本能的理解。最后,你还有英灵殿,她以地竜尸骸制造,听说上面还有活着的器官。所以综合下来,你才是整个永夜最适合探索外世界的开拓者。如果你愿意,那么我会追随你,和你一道前往虚空。”

    “现在?”

    “当然不是现在,要等理论完善之后。现在探索虚空,就是找死了。”

    安文很是坦诚。在永夜无数强者中,安文绝对是另类的存在。从数次简短接触中,千夜已经知道他实是有着大智慧,若是都用在强化自身修为上,恐怕魔女也要甘拜下风。

    可是安文对于力量和征战全无兴趣,反而是对探索世界格外的着迷,他甚至从无到有地建立起一整套属于自己的理论,至少千夜从来没有在哪本书上看过,甚至是听说过安文那些繁杂得让人恐惧的公式和理论。

    而安文的理论并不是空想,它确实有效,能够推导出正确的魔裔血脉谱系延伸方向就是证明,提出了空间距离的设想,又是另一个证明。

    千夜收了剑,道:“你走吧,这个世界已经足够糟糕了,象你这样的家伙如果活着,至少还能让它变得有趣点。”

    安文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问:“你呢?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继续这样杀下去?”

    “这是战争,不是我能选择的。我能做的,只是想让你们那个发起战争的陛下也感觉到痛。这就是我到这里来的原因。”

    安文摇摇头道:“萨尔菲斯上的魔裔,哪怕是强者们,都渐渐遗忘了战争。他们就是平民,而不是战士。屠杀他们,并不会让你荣誉有所增加。”

    “血族被杀的平民并不少,至于人族,就不用说了。况且,按你所说,黑日山谷的里世界能够进入以后,全面战争不可避免。”

    安文叹了口气,道:“你到这里有七天了吧?七天杀了上千人,还不够吗?”

    “如果都够了,那就不会有战争了。”

    安文眉心紧蹙,道:“我知道劝不了你,也知道自己实力有限,劝不了陛下。”

    千夜突然对那位黑暗圣山升起些许好奇心,问道:“你的那位陛下,也不相信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吗?”

    安文的神色变得有点微妙,道:“凯恩陛下和研究院那些老头子不一样……”

    千夜正等着下文,安文却不说话了。

    千夜问道:“怎么?”

    安文轻叹道:“陛下已经站在了世界之巅,他有他的考虑,不过等黑日山谷的事情解决后,应该就差不多了。”

    千夜目光一闪,却没有说什么。

    安文没有注意到千夜的神色变化,道:“如果你答应退出萨尔菲斯,那我可以额外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鲜血长河的秘密。”

    千夜沉吟了一下,自己在萨尔菲斯的停留已经接近极限,再呆下去很可能遭到围猎。再说安文的出现,让他知道自己刻意断掉了万盾之源血脉的事情可能瞒不过魔皇,那就要随时警惕魔皇亲自降临。

    千夜没有再考虑下去,点头答应。

    安文便打开了笔记本,提笔就写下一串公式。

    他眼角余光扫到千夜有些发呆的表情,忽然省悟,失笑道:“算了,直接说结论吧。我发现,鲜血长河的消失,和新世界到来有关。”

    千夜吃了一惊,“怎么个有关法?”

    “这我就不知道了。”

    千夜思索了一下,问道:“你认为那几位圣山对此有了解吗?”

    安文这个结论听起来和他刚才说的话有矛盾之处。既然新世界是受到上古时期圣山们的牵引,而存在至今的圣山只剩下夜之女王一人,那么她知不知道新世界的到来,会造成鲜血长河消失呢?

    正如千夜预料的那样,安文并不能给出是或不是的答案,不过千夜并不因此怀疑安文的结论。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千夜便准备放安文走,自己也要离开萨尔菲斯。就在这时,他忽然心有悸动,仰头望天。

    虚空深处,鲜血长河再度浮现,和以往不同,这一次格外的清晰,奔涌河水激起涛天巨浪,感应到就会让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