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青春小说 > 烈火如歌TXT下载 > 烈火如歌 > 第十六章+番外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六章+番外


    烈火如歌第一卷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11351更新时间:07-03-0517:44

    “今晚?”

    “是。”

    “消息放出去了吗?”

    “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

    “那里守卫如何?”

    “……”

    “黑翼?!”

    暗夜绝不悦地盯住忽然沉默的男子。

    “属下觉得奇怪,”黑衣男子眼中有犹豫,“静渊王府的防备比平日好象松懈许多。”

    “哦?”

    暗夜绝暗暗吃惊。雪衣王向来如有神算,断不该这般松懈大意。

    “属下担心其中有诈。”

    她冷哼:“不管是否有诈,这都是难得的机会,决不可以错过!”

    “只有三宫主跟属下两人同去?”

    “你对本座没有信心?!”

    “不敢。”黑翼沉声道,“只是多带些人把握更大。”

    “哼!”暗夜绝恨恨地一振长袖,“你明知我是偷偷出宫,偏说这些作什么!”

    黑翼垂目而立。

    “若是你怕‘他’日后责罚你,这次也不用跟着我了!”

    “属下不敢。保护三宫主是属下的责任。”

    “那就少废话!知道你们从来就没有将我看在眼里!”

    “属下不敢。”

    黑翼的目光如古井无波。

    暗夜绝恼怒地一掌甩翻案上铜镜,冷艳的面孔裹上严霜,大步迈出阴暗的殿堂。

    黑翼跟随。

    奇怪,这殿堂如此阴森寒冷,莫非是在地下不成?

    静渊王府。

    赤璋、白琥、玄璜、黄琮皆神色凝重,站在厢房外的长廊上。

    窗上透出摇曳的烛火。

    隐约可以看见两个身影,一人似坐在轮椅上,一人盘膝坐于他身后。

    两人这个模样已然半个时辰。

    庭院中一片寂静。

    只有阵阵似带着寒气的白烟,从窗中暗暗透出。

    树叶轻动。

    白琥低声冷笑道:“好象要来了。”

    黄琮握住腰间的长河剑,颦眉道:“来的好!”

    白烟绵绵不断从木窗涌出。

    赤璋的脸似乎更红涨了些,他的手掌似乎也比平时大了一倍,象涨满了血一样。

    玄璜却好象没有听见他们说话,径直望着那安静的窗子,淡眉细目间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夜色中传来一声清啸。

    象是鹰。

    但这里哪儿来的鹰?

    白琥、黄琮、赤璋徇声望去,心中早已打起十二分警惕。

    玄璜也缓缓转回头。

    一盏微弱的灯火。

    如歌用内力护住它,使它不至于象另外七盏灯火一样被寒气逼得熄灭掉。

    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玉自寒和雪。

    忘记了该如何呼吸。

    屋内如严冬一样寒冷。

    玉自寒面色苍白,青衣被薄汗濡湿,体内仿佛有无数道阴寒的气流游走,又仿佛正在被一股更强大更森寒的黑洞吸入。

    可是他无力抵抗。

    因为雪封住了他所有的道。

    雪盘膝而坐,掌心抵住玉自寒的后背。

    袅袅寒气自雪的头顶逸出,他的脸色亦是苍白,却苍白得晶莹通透,映着雪白的外衣,有种惊心的美丽。

    时间仿佛静止。

    如歌不晓得这样过了多久。

    只灯盏中的油,已经燃去了小半。

    雪忽然闷咳一声,苍白的脸上染出两朵诡异的红晕。

    他的手掌有些。

    身子微微一斜。

    如歌大惊,滚烫的灯油落在她手掌上,险险便惊呼出来。

    啊,不可以。

    她知道在用功疗伤的时候最忌有打扰。

    可是,看雪的气色,她真的很担心。

    雪似乎察觉了她的担忧。

    轻轻侧过头,对她调皮地眨眨眼睛。

    丫头,我没事……

    如歌略微松口气,又望向玉自寒。

    玉自寒似乎陷在昏睡中,双目柔和地闭着,嘴唇已不似前几日的煞白,面颊也有了淡淡的神采。

    希望一切顺利。

    如歌紧握住手中的灯火,紧张地默念。

    漆黑的夜色中。

    静渊王府后院高高的墙头上,忽然多了乌压压一大片黑影。

    “噗!噗!噗!”

    十几只红翎白箭破空而来!

    向静渊王厢房的窗子射去!

    “远攻?!”

    白琥用衣袖之风将射来的箭扫开,怒笑道:“兔崽子们,有胆量下来跟爷爷我好生比画几招,藏在墙头上算什么本事!”

    说话间,飞来的箭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饶是玄璜、赤璋、黄琮用尽全力将它们挑开,但在密密麻麻的箭海中,仍显得煞是狼狈。

    “哼哼,刀无暇那小子倒是蛮聪明!”

    静渊王府东墙边的角落里,有两个淡如烟的黑影,他们似乎在一个诡异的结界中,没有人能够看到。

    黑纱女子冷笑道:“居然想到放箭偷袭?好主意!若是硬拼,天下无刀来的人再多,四大护卫也不会很怕;远攻放箭,只要一根箭能射进屋中,必会扰乱心神,银雪同静渊王皆会受影响。哼哼,如此便是一个寻常奠下无刀弟子,四大护卫也大意不得。”

    “是。”

    黑翼道。

    庭院处箭如雨下,玄璜等四人牢牢将窗子护住。

    “哼哼,时间一长,怕他们也支持不住了。”

    “静渊王府只有四个人?”

    暗夜绝眼光一闪:“什么?”

    黑翼道:“王府侍卫们去哪里了?”偌大的静渊王府,倍受皇上疼爱的静渊王,怎会只有区区四个护卫。

    “你是说?”

    “怕是诱敌之计。”

    暗夜绝一惊,再向庭院望去,只见形势已变。

    厢房外的长廊上,突然放下一张孔眼很密的的网,极是结实,任多少飞箭也无法射穿。

    此网一放,护住窗子,墙头众箭手顿时毫无用处。

    玄璜手一挥,只见几百名精神抖擞的侍卫从各角落中现出,另有近二百人居然出现在那些箭手的背后!

    可怜众箭手带来的箭已经大多射了出去,更要命的是,原本以为的偷袭,结果却是落入了别人设好的陷阱,顿时手足无措慌成一团。

    无人察觉的结界中。

    暗夜绝眼睛眯起来:“哼哼,静渊王……”

    黑翼的目中似有尊敬:“静渊王虽身有残疾,但智慧却远在众皇子之上。”

    “……”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埋伏在院墙内外的王府侍卫们万箭齐发,成包围之势,向墙头上的箭手们射去!

    没有了箭。

    手脚好象也没有了力气。

    众箭手叫苦不迭,纵飞天遁地只怕也无法从这里逃脱了,不由面面相觑,面露苦色。

    这时,玄璜清啸道:

    “如果不想死,就将你们的弓箭和所有的兵刃抛下来!”

    突然,从墙头飞起五条身影!

    疾扑静渊王厢房!

    只要杀了静渊王,情势便可陡然逆转!杀静渊王,更是今晚的目标!

    “这就对了,出那么多花招,不如干脆杀死敌人!”

    暗夜绝冷笑。

    如歌知道,雪用功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灯火一明一暗。

    屋内的寒气让她浑身发冷。

    玉自寒的面色逐渐红晕,清俊的面容淡淡焕出玉般温泽。

    在白色的寒气中。

    他却仿佛沐浴在四月的春风里。

    雪的面容却惊心地煞白。

    他的嘴唇也毫无血色,就如冻在薄冰中的雪花,轻轻一个弹指,就会碎裂。

    他的身子轻轻摇晃。

    抵住玉自寒背心的双手,已然僵冷成冰块。

    “嘭——!”

    屋门被的掌力震成碎片!

    浓烈的白烟滚滚向屋外涌出!

    隐约可以看见两人的身影,正在运功……

    “好!”

    暗夜绝眼光骤闪!

    黑翼沉默,他远远地发现,玄璜等人并没有努力阻止那五人,当那五人冲进去时,白琥的嘴边似乎还有了笑意。

    白烟涌到庭院里!

    “有毒!”

    屋里传出惊呼,然后是“咕咚”几声,听来象是那五人晕倒栽地的动静!

    白烟飘到墙头,原本还大喜欢呼的众箭手,不觉已吸入了很多。待到发现那白烟竟是迷魂的东西,早已经迟了,东倒西歪软成一片。

    “哈哈哈哈!”

    赤璋拍掌大笑,王爷果真神机妙算,事先已命众人服下解药。这一场想象中的恶战,竟然可以一滴血不流地拿下来!

    玄璜、白琥、黄琮亦是相视一笑。

    结界中。

    暗夜绝恨声道:“上当了!银雪他们竟然不在王府!这一场戏却是为天下无刀准备的!”

    “是。”

    “闭嘴!你竟敢嘲笑本座!”

    “属下不敢。”

    暗夜绝气得浑身:“银雪啊银雪,莫要以为本座找不到你!只要你果然吸出了寒咒,无论藏在什么地方,我也能将你掀出来!”

    沁透寒意的白雾,在屋内逐渐散去。

    雪轻轻吸口气。

    他对如歌招招手,然后松开了玉自寒。

    “觉得怎样?”如歌急切地问着,她扶住玉自寒,感觉他的身子软绵无力得象刚出生的婴儿。

    玉自寒额头有细细的汗珠,双颊有浅浅的晕泽。他虚弱道:“我没事了。”

    然后,他对雪郑重地抱拳表达谢意。

    雪却侧过身,装作没有看见。

    如歌道:“师兄,你看起来好象很累的样子。”

    玉自寒摇摇头:“有一些疲惫,想睡一下。”方才的疗治,他浑身的气力都象是被抽走了,沉重的睡意让他的脑袋昏沉。

    “那你睡吧。”

    “好。”

    如歌让玉自寒轻轻躺平在床上,听他呼吸渐轻,想他已然睡去。拍拍他的肩膀,她胸中担忧许久的一口气终于舒出。

    玉自寒拂住她的手,又睁开眼,淡笑道:“不要再担心。”

    如歌瞪他一眼:“师兄你快睡好了!”

    玉自寒道:“好。”

    然后,他真正睡去了。

    雪食指一伸,快如闪电点中熟睡中玉自寒的周身大!

    如歌惊道:“你做什么?!”

    “他必须不受干扰地睡足三天三夜,否则对身体有极大伤害。我点了他的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也不会醒来了。三天后,道会自行解开。”

    雪的语气很冷很淡。

    如歌面颊“腾”地羞红,急忙向他赔礼:“对不起,雪,刚才我情急之下口气不好,你不要生气。”

    雪冷笑道:“我哪里会生气,原就知道你心里只有师兄,何曾有过我。”

    这样的雪!

    如歌惊得睁大眼睛:“我……”

    “你走吧。”雪的声音极冷极淡,“你给了我三天的时间,我救了你的师兄,从此两不相欠。”

    如歌奇怪极了。

    “雪,你怎么如此古怪?”

    雪冷淡道:“我已对你绝望了,一个心里没有我的女人,巴巴地守在她身边又有什么意思。你快走,带你师兄一起走,我也要睡了。”

    如歌僵在那里。

    “不走吗?”雪站起身,“好,那我走!”

    “等一下!”

    如歌叫住他,走到他身前,深深鞠躬道:“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救了我的师兄,便是我的恩人。他日若有差遣,烈如歌赴汤蹈火绝无二言!”

    雪古怪地瞅着她:“那你还这么多废话?我让你走!听见没有!马上走!”

    如歌咬住嘴唇,怀抱起床上的玉自寒,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屋门轻轻关上。

    灯火的火苗骤然跳动,猛地一亮,然后熄灭了。

    灯盏中的油终于燃尽。

    屋内一片漆黑。

    黑暗中。

    雪就那样站着,听着外面的脚步远远地离去,那脚步的主人似乎连一丝犹豫都不曾有。

    她走了。

    她真的走了。

    他倚住墙壁,慢慢滑下来,坐在冰冷的地上,抱住脑袋,然后,他象孩子一般开始哭泣。

    无情的丫头!她心里竟然真的一点也没有他吗?虽然是他赶她走,可是她怎么可以抱着玉自寒,头也不回地就走出去呢?!她知不知道他的心已经痛得要炸开了!

    雪的白衣在黑暗中象脆弱的白花。

    抽泣声越来越大。

    他哭得象个绝望的孩子。

    她终究还是不爱他吗?那么努力地让她快乐、让她开心,忍受那样漫长而寒冷的等待,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去做,那——她还是不爱他吗?

    他知道她没有关于他的记忆。

    其实就算记得,她也从来没有爱过他。

    以前没有。

    如今仍是没有。

    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以为只要守在她身边,看她幸福,就可以满足了;但,他是贪心的,他一点也不满足!他要她爱他,哪怕只有一点点爱他!

    可是,她不爱他。

    寒气象魔爪一样扼住他的喉咙,泪水在他苍白晶莹的脸上冻凝成冰珠……

    “看啊,这是天人银雪吗?”

    阴毒嘲讽的声音在漆黑的屋里响起,那人的黑纱与夜色溶成一片。

    那人俯下身子盯着他:“你居然会哭?哼哼,这倒是我见过最希奇的事。”

    仿佛有风吹过,雪的泪水痕迹全无。

    雪冷冷道:

    “二十年前,当有人知道兄长另有深爱之人,在暗河边哭得呕吐,用发簪在自己的胸口足足戳了一十六下,不晓得是不是也很希奇。”

    “你!”暗夜绝惊道,“你怎会……”

    雪冷笑道:“我还知道,当年是谁放走了……”

    “闭嘴!”

    暗夜绝恐惧地大喊,踉跄后退两步:“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雪悠悠站起来,轻轻一笑:“你今天才晓得吗?果然很蠢笨,怨不得他看不上你。”

    暗夜绝气得银牙欲碎:“银雪,休要再狂妄,本座用两根手指头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哦?”雪轻扬眉毛。

    “哼哼,”暗夜绝阴笑,“以为藏在这里就没人可以找到吗?你吸出寒咒,功力极虚,我只要稍一感应就可以找到你的方位。”

    “是吗,所以你去了静渊王府。”

    “你——”

    “蠢货就是蠢货。”雪讥笑道,“怎么黑翼没有陪你,不怕你的小命断送在我手里吗?”

    “哈哈哈哈!”暗夜绝仰声笑道,“你如今已是废人一个,只怕连只蚂蚁也无法捏死,还用得着黑翼动手吗?!”她怕黑翼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事情,打发他在远处盯着。哼,黑翼效忠的主人从来就不是她。

    “哦?那你来试试啊。”

    雪的笑容淡雅动人。

    暗夜绝狐疑地打量他:“你靛质原本极寒,又吸入了寒咒,此刻必定寒毒逼心,有如千万把冰刀在绞剐……”

    “是吗?那我岂非很痛苦?”雪轻笑。

    暗夜绝眯起眼睛:“你很奇怪。为什么要救静渊王那小子,如果是为了得到那个丫头的心,杀了他不是更痛快。”

    “我没有你那样卑鄙。”

    “哼哼,”暗夜绝冷笑,“果然正大光明的话,你怎会任由皇帝将玄冰盏赐给他。还不是想让那丫头来求你?!说到这儿,你倒要谢谢我了。”

    雪点头:“不错,你确是帮了忙。否则我如何开口说,我知道玄冰盏中有咒呢?”

    “哼,景献王原本想让皇帝中寒咒,怎晓得爱儿情重的皇帝将它赐给了静渊王。天算不如人算,不过,静渊王要是死了也不错,可惜他们又失败了。”

    “运气如此差,想必你们不会看好景献王了。只是敬阳王一向有烈火山庄支持,你们想插进去只怕很困难吧。”

    “未必……”话说一半,暗夜绝陡然警觉:“你在套我吗?”

    雪好象听了笑话:“天下之事,哪里有我不知道的!”他凝视她,“送你一句忠告,战枫没有看起来那样简单。”

    暗夜绝的眼神惊疑不定,半晌,她终于静下来。

    “那你告诉我,今晚你会死在我的手上吗?”

    雪的白衣在黑暗中依然光彩夺目。

    “如果死,也会是因为我爱的人,而不是被你这个蠢女人杀死。”

    暗夜罗的手中忽然飘出一条黑纱。

    在漆黑的屋中如灵蛇旋舞。

    “那我们试一试。”

    说着,黑纱疾扑雪的喉咙!

    屋外,黑翼远远站在僻静的角落里。

    耳朵轻轻一颤。

    他能听到屋里隐隐传来的动静。

    他的面容如古井一般平淡,不见一丝波澜,似乎那里面发生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

    只是,如果你仔细去看,能发现他的拳握得很紧。

    轻无声息地——

    一个身影自他背后闪出。

    一拳击向他的后脑!

    黑翼应声而倒!

    他晕死仆趴在地上,脸埋在泥土里。

    偷袭他的人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能得手,一时有些错愕。想一想,伸手取下他腰中佩剑,又悄无声息地向屋子行去。

    待偷袭之人走远。

    黑翼在泥土中无声地叹了口气。

    黑纱扼住了雪的喉咙!

    暗夜绝纵声大笑:“哈哈哈哈!名震天下的银雪,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方才那么多废话,只是在拖延时间是不是?!哈哈哈哈,今天让你死在姑手中,也算不至于辱没了你!”

    冰寒的气息窒得雪胸口撕裂般剧痛!

    他忍不住“呕——”地一声吐出血来,那血带着森森寒光,溅在黑纱上!

    雪苦笑。报应来得好快,他使玉自寒承受的痛苦,已经完全转到了自己身上。方才他只是在勉力支撑,但此刻寒毒汹涌攻来,再非他能阻挡。

    暗夜绝收紧掌中黑纱。

    “好多情的人,明知我等着取你性命,明知吸了至阴的寒咒后再非我的对手,却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赌这一把!你究竟是多情啊,还是愚蠢!”

    雪的面容窒息得涨红,象三月狄花,有出奇的艳丽。

    他咳着血笑:“你杀了我,无非也是想让他夸赞你。他心里爱得又是你吗?”

    这声音虽渐渐微弱,但如刀子般狠狠捅在暗夜绝胸口。

    暗夜绝黑纱狂舞!

    她怒喝道:“闭嘴!他爱的是我!他只能爱我!那个贱人,想把他夺走,只有死路一条!凡是妨碍我的人只有死!”

    她神态欲疯狂!

    雪忽然目光一闪,轻笑道:“可是,她就算死了,他心里爱的仍然是她。你只是个黄的笑话。”

    “我不是!啊——!我——”

    她狂怒地勒紧黑纱,要将他立时扼死!

    然而——

    一股冰凉灌穿她的胸膛!

    她愕然地低头看去,只见一把锋利的剑从她的胸口冒出来!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惊住!

    缓缓转身——

    她看到了一个鲜红衣裳面孔雪白的少女,那少女冷冷望着她。

    暗夜绝惊怒道:“烈如歌!你居然偷袭我!”死也无法相信,她居然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黄毛丫头偷袭!

    如歌扬手又将剑从暗夜绝身上狠狠拔出来!她一直在等,她知道以她的武功不是暗夜绝的对手,她只能等,等暗夜绝狂乱忘形的那一刻。

    雪发现了她。

    也把机会给了她。

    鲜血从暗夜绝胸口狂喷而出!

    如歌忽然觉得双腿有些软,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她咬紧牙,一剑斩断缠住雪喉咙的黑纱,扶住他,却喉咙干哑地说不出话。

    雪凝视着她,嫣然一笑:“丫头,你又跑回来做什么呢?”

    如歌扶着他向门口走,眼睛紧紧盯着屋子血如泉涌的暗夜绝,不晓得该不该再补给她一剑,没心情回答他的问题。

    她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丫头,你终究还是不放心我,对不对?”

    雪笑得轻柔。

    如歌的瞳孔猛然!她发现暗夜绝胸口的血居然渐渐消失,狂舞的黑纱象愤怒的毒蛇!

    暗夜绝满脸恨意,冷艳的五官有些扭曲:

    “烈如歌,就凭你也想伤得了我吗?!”

    如歌后背一片冷汗!

    她暗暗懊悔刚才为何只刺了暗夜绝一剑就收手。

    雪委屈极了:“臭丫头,为什么只看着那个丑婆娘,却不跟我说话呢?”

    如歌忍无可忍,对他大喝道:“闭嘴!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很危险吗?!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有侍卫过来看一看!”

    雪笑了:“笨蛋,那丑婆娘下了结界,没有人可以察觉到这里。”

    “我为什么可以进来!”如歌觉得很黄。

    雪的眼神又是古怪。

    一阵巨痛袭上雪的全身,他张口“哇——”地一声吐出血来,森森的寒血在地上溅了一滩。

    暗夜绝桀桀笑道:“银雪啊,想不到有人会巴巴跑过来为你陪葬!本座就发一回慈悲,将你们葬在一起好了!”

    屋子漆黑得象噩梦一般。

    如歌脸色苍白。

    她的眼睛愤怒如火炬:“是谁说,救了师兄你不会有事情!”

    雪拭干唇角的血,笑盈盈道:

    “我骗你的嘛。”

    “你——!”如歌气得浑身。

    雪皱皱鼻子,委屈道:“丫头,人家就要死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不然,人家死了也会不安心的。”

    如歌再也不想看他!

    雪笑眯眯:“你说好不好呢,就让她把我们葬在一起,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好不好呢?”

    怒火燃烧如歌全身,她推开雪,用剑指住暗夜绝:

    “不管你是人是魔,说话不要那么嚣张,今天是谁倒下去还不一定!”

    暗夜绝一怔,笑得如花枝乱颤,似乎眼泪都要笑出来。

    如歌冷冷道:“你疯了么?”

    暗夜绝目光一冷:“你可知道我是谁?”

    如歌直视她:“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我-是-烈-火-山-庄-的-烈-如-歌!”

    她仰起修长的脖颈,正如君临天下的女王。

    雪的目光渐渐悠长。

    他倚着墙壁,胸口一阵阵寒痛。

    猎猎扬起的红衣,在黑暗中,依旧如烈日下一般鲜艳,一般眩目!

    在如歌脸上,稚气渐渐消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倔强的坚强!

    她的光芒——

    终究没有人可以阻挡!

    长剑碎裂在地上!

    如歌被黑纱狼狈地卷翻在地,她的长发凌乱地散开,脸上多了一些伤痕。

    暗夜绝冷哼:“凭你也配口出狂言!”

    如歌站起来,背脊挺得很直:“你的本事只是震碎一柄剑吗?!”

    她握紧拳头,沉声道:“我还有我的拳头!!”

    冲天的火焰——

    烈烈的火焰——

    熊熊地从如歌背后燃起!

    她仿佛在烈火中一般,整个人在燃烧!

    她的拳头,是烈焰中最炽热的火苗,撕裂开空气,喷涌着酷热之火,扑向暗夜绝的面部!

    雪轻笑着倚坐在墙角。

    他晶莹的掌心,赫然多了一片薄如蝉翼的冰片。

    冰片滴溜溜转着。

    折射出七彩的光。

    这冰片原本是他用来封印如歌的。

    自她一出生。

    他就封印了她。

    封住她令人窒息的美丽,封住她体内熊熊的火焰。他想只让她做一个平凡的人,不要有太美的容貌和绝世的功力。这样,她或许会更幸福。陪在她身边,过着平凡的日子,也是他最向往的幸福。

    可是,她毕竟是烈如歌。

    她的命运,即使是他,也无法扭转。

    于是他将那冰片取了出来。

    纵使取出它耗尽了他最后一分气力。

    如火海中涅磐的凤凰!

    烈如歌的火焰映亮了整间屋子!

    那光亮透过屋顶,隐隐映亮了夜空!

    鲜血如流淌的小河,静静从雪的唇角滑落。

    他的笑容仿佛透明。

    他的身子仿佛也是透明的。

    透明得就象冬日里的一片雪花。

    暗夜绝倒下。

    她的面容好似被烈焰焚烧。

    她的呼吸断断续续,如游魂一般。

    烈如歌望着自己的拳头。

    她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象有一把火在燃烧?!是她的拳头吗?是她的拳头在暗夜绝脸上留下恶魔一般的烙印?!

    她拼命抑制住澎湃紊乱的呼吸。

    飞扬的红衣渐渐静止。

    象一阵黑烟,一个黑影电光般闪进来。

    抱起蜷缩在地上的暗夜绝,似乎望了一眼墙角的雪。

    然后消失了。

    地上的断剑也消失了。

    屋里很安静。

    没有灯火。

    却很明亮。

    雪轻轻笑着,他的笑容雪花一般美丽,他的身子晶莹光灿,万千道光芒自他体内射出,璀璨光亮得似雪地上的阳光。

    如歌蹲下来,轻声问他:

    “喂,你怎么样了?”

    雪笑一笑:“我要死了啊。”

    如歌瞅着他。

    雪可爱地笑:“我美丽极了,对不对?你瞧,我非要再惊心动魄地美一次,才肯死去。这样,你才会记住我美丽的模样。”

    “你知道你会死,对不对?”

    “对呀。”

    如歌轻轻吸一口气:“从认识你,你骗了我很多次。”

    “对呀。”雪对她笑。

    “我讨厌你。”

    如歌忽然大吼道:“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你知不知道!!”泪水如崩溃的洪水,冲下她的面颊!

    雪把脑袋靠在墙上,一边轻轻咳着血,一边轻轻地笑:

    “多好。那么我死了,你就不会伤心了。”

    如歌猛地抓住他的胳膊:“不!我会伤心!”她屏息望住他,“你看,我会很伤心很伤心,那——你不要死了,好不好?”

    她象一个小女孩儿,眼巴巴瞅着他。

    雪古怪地问:“你爱我吗?”

    如歌的手指骤然捏紧。

    雪眼巴巴瞅着她,央求道:“你有一点点爱我吗?”

    泪水落在如歌的手背上。

    她以为那泪水是自己的,但等她将泪水眨去,才发现手背上的泪珠是雪的。

    雪的泪水那样忧伤。

    “丫头,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雪的笑容在泪光中闪耀,“我骗过你很多很多,可是,我从没有骗过你。我爱你。”

    如歌的嘴唇已然咬出血来。

    “你可以只爱我一点点吗?只要一点点就好。”

    雪哀求她。

    如歌的心痛成一片。

    她闭上眼睛:“如果我爱你,你可以不要死吗?”

    雪温柔地用手指将她的泪拭去,用舌尖尝一尝,笑道:“你的泪有幸福的滋味。”

    “回答我!如果我爱你,你可以不要死吗?!”

    如歌吼道。

    雪微微一怔:“啊,不可以。”

    “为什么!你不是仙人吗?!仙人也会死的吗?!”

    “仙人不会死。”

    如歌惊喜地轻呼。

    雪苦笑:“可是,若是我沉睡一百年。对你而言,跟死有什么区别呢?”

    如歌僵住。

    她的身子慢慢冰冷。

    鲜血不再流淌。

    雪靛内好象已经不再有鲜血。

    他透明得象是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穿过去。

    他的笑容空灵如雪花。

    金灿灿的万千光华……

    穿透他的身体……

    如歌怔怔地说:“如果喜欢你,而你又要死去。那不如从没有喜欢过你。”

    “残忍的丫头!”

    雪咬牙切齿。

    如歌轻轻将透明的他抱在怀中,轻声道:“我答应你,如果你不死,我就会很努力很努力地去爱你。”

    她的怀抱那样温暖……

    雪轻轻笑了:

    “会不会,你很努力很努力,却依然无法爱我呢?”

    如歌又怔了怔:

    “不知道。但是,你如果死了,我要努力都没有了目标。”

    然后是沉默。

    雪象是睡着了,在如歌的怀里,安静得象个孩子。

    他的脑袋枕着她的胳膊。

    他的份量极轻,她抱着他,就如抱着一团光芒。

    光芒一点一点自她臂弯散去。

    雪愈来愈透明。

    他绝美的面容已有些看不大清楚。

    雪呢喃着在她怀里动了动。

    “去爱玉自寒吧,他是适合你的人。”

    如歌的泪水“哗”地落下来。

    她抱紧了他。

    第二天,当清晨太阳升起。

    如歌的怀中只剩下一件如雪的白衣。

    《烈火如歌》第一部完

    烈火如歌第一卷番外篇

    章节字数:1346更新时间:07-03-0517:45

    昆仑山。

    漫天飞雪。

    “你决定要做仙人了吗?”

    “对。”

    “要经过一百年的严寒,才能使冰成为你的骨,雪成为你的肉。纵使你已有深绝的功力,但这痛楚只怕也承受不住。”

    “我可以。”

    “即使你变成了仙人,也无法左右天命。”

    “但是我可以保护她。从她一出生,就保护她!”

    “痴心的孩子……”

    白须白发的老人无奈地叹息。

    “她不会记得你。”

    少年笑得象梨花一样甜:“一百年的严寒算得了什么,反正她还要很久很久才能转世;她不记得我也没关系,我会记得她。这一世她已经吃了很多苦,我不要她的来世还很辛苦。我要成为仙人,记着她,等着她,从她一出世就开始保护她。”

    “她并不爱你。”

    少年沮丧地低下头:“师父,你不要总提醒我好不好?我觉得……她说不定是有那么一点点爱我的。”

    老人摇头叹息。

    “傻孩子,你知道成为仙人,究竟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吗?”

    “一百年的严寒啊。”师父不是说过了。

    “仙人是不死的,不死的寂寞与孤独,你可以承受吗?”

    少年想一想。

    “但是,忍受了寂寞和孤独,就可以一世一世守侯她。”少年微笑,“我觉得很值得。”

    老人眼中有忧愁。

    “还会有一个诅咒。”

    “诅咒?”

    “当你成为仙人的那一刻,当你变成不死之身,会有一个诅咒降临在你身上。”

    “为什么?”

    “你想要获得仙人的神力,也必定要付出一些代价。世间的道理岂非一向如此。”

    “会是怎样的诅咒?”

    “只有你成为仙人的那一刻,才会知道。”

    少年惊怔。

    老人拍拍他的肩膀:“你再好生想想。”

    少年有些恐惧,如果那诅咒会伤害到她,他成为仙人还有什么意义呢?

    “师父,求求你告诉我,那诅咒是对我而下吗?会不会对她有伤害?”少年哀求老人。

    老人望着心爱的徒儿,终于心软了。

    “诅咒只会伤害你。”

    少年笑了:“啊,那就没关系,少一条胳膊断一条腿都能忍受。只要不会毁掉我的脸,我可是这世上最美的人啊。”

    少年白衣如雪站在昆仑之巅,绝美的容貌灵动剔透如漫天飞扬的雪花。

    老人长长叹息。

    他知道这徒儿是世上最固执的人,只要他打定了主意,没有人可以拉回来。

    漫长的岁月……

    一年年花开花谢,一年年春夏秋冬……

    没有人烟的山洞。

    迷路的小鸟偶尔飞来一两只,拍拍翅膀,啄些草籽。

    山洞很深。

    小鸟的叫声无法传到山洞深处。

    那深处,有万年寒冰,厚厚的冰层中,有通透流光的雪影。

    一年年花开花谢,一年年春夏秋冬……

    冰层中的影子渐渐清晰。

    它会慢慢动一动,会笑,笑容美丽得似乎连冰都可以融化掉。

    一年年花开花谢,一年年春夏秋冬……

    万年寒冰碎裂掉。

    冰层中那绝美的人睁开眼睛。

    这一刻。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她永远不会爱上你。”

    烈火如歌第一卷后记

    章节字数:2276更新时间:07-03-0517:45

    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

    记得刚开始写小说,在一个黄昏。经过操场的时候,听到大喇叭里放出来的音乐,忽然觉得很冲动,有很多很多感情想要写出来,让它变成一个故事。

    回到家,我就开始敲字,没有大纲,没有名字,只是很随便地想了一个“明晓溪”。那是暑假,我写得很疯狂,呵呵,一天可以写7千字,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了不起了!我也写得很快乐,边敲键盘边呵呵地傻笑,家人说我是神经病,但是因为看我快乐,所以给了我最大的自由。(亲~~~~)

    后来,写了有十几万字后,没有耐心了,跑着去玩了,就放在那里了。直到忽然发现了晋江。我喜欢这里,觉得这里很温暖,也尝试着将我的“明晓溪”贴上去。汗~~~~其实自己也知道写的很幼稚,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因为最初的时候,只是要给自己看,写到麻烦的地方就会说“我自己明白就可以了,反正也没有别人看。”)

    但我真的是幸运的,受到了很多大人的鼓励。她们容忍了我的很多缺点,居然可以把前几章都看下去。(嘿嘿,《明若晓溪》最前面的内容,我自己看都难受得皱眉头,别扭到连改从无从入手。)

    于是,我在鼓励下,继续写,终于将《明若晓溪》三部写完了。它真的很长,也真的有很多很多缺点。但我却爱它。

    后来,没有时间了,停了几个月什么也没有写。

    今年快放暑假的时候,我开始写《烈火如歌》。写的时候很犹豫,因为剧情太过复杂,架构太大,怕力不从心;也因为即使将《烈火如歌》写出来,又能怎样呢?投稿的话太不现实,哪里有言情出版社会收这样的东西,而且言情不象言情,武打不象武打,玄幻不象玄幻。

    我想,驱使我下决心写出来的,只是我的冲动。

    我喜欢构思中那许多的人物,只是想一想,也觉得他们是有生命的。战枫、玉自寒、雪、暗夜罗、烈如歌……我晚上快睡去的时候,想到这里面的每一个人,就会有种写出来的冲动!

    然后终于开始写。

    却写得很痛苦。

    这种痛苦,是我写之前所没有想象到的。心情似乎总是会被《烈火如歌》影响,尤其写到后面,写的时候会哭。我是那种一哭就会头痛的人,而且情绪会很低落。前几天写雪的消失,深夜里我哭得泣不成声,把家人吓了一大跳。(汗~~~到第二天一看,对那段文字又一点感觉也没有了。笑,毕竟功力差啊。)

    中间想过放弃。记得《小魔女的必杀技》吗?是插在《烈火如歌》中间写的。我想,我喜欢这种风格,轻快、幸福、快乐,写的时候嘴巴始终是笑着的。想要将《烈火如歌》扔掉,沮丧中的自己实在让我讨厌。

    但是,在原创网认识了那么多热情的大人们。

    汗~~~

    于是,我又接着写了下去。

    直到写完了《烈火如歌》第一部。

    这部《烈火如歌》能够受到大人们的鼓励,我想,是因为我总是幸运的。

    在晋江的原创网,很多很多作品都比《烈火如歌》要出色!

    它之所以能够排名在现在的位置,运气占了很大的比例。

    近段日子来,似乎有些不太愉快的事情,但是我都知道,大人们一直都在爱护着我。每当想到这一点,就会感动得想哭……然后会觉得,哪怕没有任何经济的回报,但是有大人们的厚爱,也要努力地写,不让大家失望。

    然而——

    如果因为《烈火如歌》,伤害到了别人的感情。那么,我会感到很不安。我知道,或许我的文风,我笔下的故事,有人会很不喜欢。我很抱歉。可是,如果因为不喜欢,而伤害到别人,或者引起争端,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不喜欢《烈火如歌》的大人们,对不起。再次说声对不起。是我写的不好。

    喜欢《烈火如歌》的大人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在留言里,你们给我很多鼓励和建议,我都看到了,每一条都很认真地看过。汗~~~虽然我回复的不多,但是没有你们的鼓励,我想我写不到现在。

    原创网里,有很多文都很好看,比《烈火如歌》要好得多,希望你们看到精彩的可以告诉我一声,让我一起分享。如果看到不同的意见,也不用生气,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力。如果的确喜欢我的文,就在这里留下一句“晓溪加油!”就可以了,我就会很快乐了!其他的,就都不用了。谢谢。(笑,没关系的,我是坚强的。可能看到一些批评,心里也会难过,但是到了明天,我又是崭新的明晓溪了!不要用鸡蛋打我……我飞走!)

    我一直在努力。

    从〈明若晓溪〉到〈小魔女的必杀技〉到〈烈火如歌〉,可能在写的过程中不断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但我一直在努力。在努力中,恐怕又走上了一些弯路,但我会努力再弯回来的。

    呵呵,大人们似乎都很了解我了。

    大家怎么知道我要休息了呢?是的。写完〈烈火如歌〉第一部,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了(一个月左右吧)。原因——1、我没有时间了,会很忙,而且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考试;2、〈烈火如歌〉后面的情节很复杂,我必须静静考虑好,列好大纲才动笔。

    不过,可以向各位大人保证!

    〈烈火如歌〉一定会写完的!并且尽我最大的努力将它写好!已经有11万字了,再放弃是不可能的。

    在11月之前,零零星星地可能会写另一篇文,(汗~~不是〈玉壶儿闯江湖〉,因为烈火的原因,最近不想再写古代的了。)但更新会很慢。11月之后,〈烈火如歌〉重现江湖!呵呵,希望到时候,大家还记得我。

    最后,让我再次郑重谢谢各位亲爱的大人们,给所有的大人们一个最感激的吻!

    亲~~~~~

    <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