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剧本小说 > 追爱跨世纪TXT下载 > 追爱跨世纪 > 阳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阳谋


    发表人:重型蚂蚁

    惜羽毛,满朝浊眼难及锦衣一卫

    弃礼法,金殿诘君朱棣舌战群熊

    哈哈~~~~~~~~~~~~

    ――好谋!好阳谋!朱棣真真是耍的一出好阳谋啊!什么叫阳谋?阳谋就是明刀明枪的去攻击你的短处,让你明明知道被攻诘,可就就是偏偏回避不得,只能硬生生的接招。若是被人寻了短处,你也只能任由人家揪住小辫子耍。

    ――朱棣的此番进京,就是一出赤果果的阳谋。风光进京一路上招摇过市,拜谒孝陵不顾礼法大放厥词;行的就是这阳谋之计,搅起一场政治旋风,把自己置身于旋窝的中心,舆论的焦点。给自己争取一定的舆论支持。这就是――造势。

    ――说道朱棣的造势之法的出处,就不能不说说道衍和尚那句机锋了。什么叫“一人假寐”,那就是,你做你的,我玩我的,你拉你的观众,我收我的门徒,你给削藩找理由,我就用亲情寻借口。你有你的一批朋党,我就拉我的群众舆论。认你说削藩说的天花乱坠,我就死抱这“声名羽毛”这一杆大旗偏不“醒来”。总之,就是不按你的节奏出牌。

    ――要造势、要激起舆论。我虽不能得到全天下一致支持;你们也一样难塞悠悠众口。你要削我的藩,那我就拉着你们的名声一起陪葬。这一招阳谋,如是换的朱八八那样的皇帝真可算是作死,可当朝的不是朱八八这样的“务实”派,而是一群爱惜羽毛的“声名”文人,此番做法正击到这些“飞禽”的痛处,如何不能使他们投鼠忌器、畏首畏尾。如此一来,奸计得售矣。

    ――既是阳谋,那就要摆上台面。相信满朝文武,能窥得其中奥秘的肯定不只罗大人一个。那些官场、做官比做人都精明的满朝文武肯定一样也会有看得清楚明白的。可为什么没有人不采取相应的对策呢?很简单――立场问题。

    ――黄、方一派极其死党,他们是这场风暴的对立面,要知道朱棣此番的矛头直指的就是你们,如今已被立为“被告”无论作何举措,都会被冠以“销毁证据”“狗急跳墙”从而坐实了“奸佞”名头。他们没有那个“舍得一身剐,敢把王爷拉下马”的魄力,就是阳谋被识破了,也断是做不出这样“不计名节、顾全大义”的举措的。羽毛啊!都是羽毛害的呀!

    ――那除了黄、方一党意外的那些朝臣呢?他们,很简单。或为了争宠而坐山观虎斗;或为了名节而居中壁上观;还有的自然是暗出一口恶气;最最无害的也是落得一个两不相帮打酱油。

    ――朱棣这一趟“睡梦罗汉拳”使将出来,自然是打的朝臣四分五裂,难聚一团了。

    ――朝臣打散了,可有个人是打不散的,谁呀?朱允?啊!人家就老哥一个,你如何打得散?既然打不散,那就先发制人的“欺”。

    ――你个小毛孩子当皇帝没几天,屁股还没坐热,根基还没扎牢,俺就欺负你个社会经验不足,打的就是你这生活不能自理。

    ――你小子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叔叔俺这回就是摆明了来当“喷子”耍流氓来的。俺是皇叔,俺跟自己的侄子说家事,除了皇帝之外,你们这些大臣不过都是“外人”,你们呱噪什么?俺就是为了“找事儿”来的,所以俺就先做个“无礼”的姿态,看你们谁抻头,谁抻头俺喷谁。俺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王爷,除了皇帝之外,你们谁有俺地位尊贵、身份崇高。和我比“流氓”,你们谁是对手?

    ――先把你们这些敢于冒头的文禽武兽,拉出来按个放血,都打老实。然后俺再去挤兑皇上!对皇上,自然是不能无礼耍流氓了,怎么说人家是大BOSS,等级比咱高。既然流氓耍不得,那就只能耍“无赖”了。脱光衣服往你门前一坐,你来吧!反正我丑话说在前面了,只要你敢动我,你就是色狼、是流氓。你要敢削我的藩、治我的罪,我就来个为了“贞洁”碰死在你这里,到时候咱就是比干,你就是桀纣,你自己看着办。

    ――这叫什么?这就叫,不怕虎不怕狼,就怕王爷耍流氓。

    ――朱棣在金殿大耍流氓,不但堵了诸官的嘴、打了皇帝的脸、保了自己的命。这个哑巴亏算是吃下了。吃亏不思报复,如何当得大丈夫?可惜呀,诸多狗头军师和小皇帝齐齐一趟,论了一溜十三遭,奈何朱四哥把所有公开处理他的门路都拿“舆论”的砖头给堵死了,最后在黄橙子这个脑残帝的灵光一现下,就论出个“纵虎归山、以子为质”的狗屁对策来。

    ――要说这帮人真的是脑残的可以,你说你们都知道朱棣并无反心,一个没有反心的帝王会在乎把自己的儿子们送来你这里白吃白住吗?去就去吧,反正是你消费!不但好吃好喝的供着,你还不能让这哥仨有什么三长两短。假使真有点什么意外,那就是你们蓄意逼反了人家燕王。退一万步讲,就算朱棣真有了反心,难道他就不会学朱八八,立了自己的孙子当继承人?唉!真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脑残则无敌呀!

    ――其实呀,也不是小朱朱手下都脑残,齐泰这个家伙还是不叫“务实”的,他深知放虎归山的害处。所以,这厮要出阴招了。

    ――他齐泰是想一劳永逸的来解决这件事了。如今这般田地,栽赃的办法已经使不得了,能用的就只有让朱棣“被死亡”了。这个差事,理所当然的就会“被”落在锦衣卫的身上,谁叫咱们齐大人主抓军事,是锦衣卫的直接领导呢,再说锦衣卫办这事也正是专业在行嘛。

    ――面对这么一个事情,罗大人会怎么接招?俺认为,首先罗大人肯定不会觉得意外。早在和夏浔说去朱棣的计划的时候,罗大人就已经建议夏浔等待时机了。因为罗大人已经看到了朱棣之事,正面途径是终不可为的了。能起作用的也就只有他锦衣卫了。

    ――但是罗大人真的会下杀手吗?夏浔会让罗大人这么干吗?冒死扑街,咱这里论证一下。

    ――首先,这个任务是上指下派,违抗不得,所以罗大人肯定是要接下来的。

    ――但是真下杀手我看未必。时下锦衣卫虽不得重用,可是如果此事真的成行,那锦衣卫会因此得到重用吗?我看未必,闹不好还会落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况且此事终究不是皇帝的旨意。事后,为了堵塞天下众口,皇帝最后肯定是要把锦衣卫推出来当替罪羊的。届时,锦衣卫必将落得个万劫不复的地步。那时还谈何恢复锦衣卫的荣光?

    ――但是,上命难违,如之奈何?唯阳奉阴违尔!此举虽看上去是养匪为患,可和明知死棋的刺王杀驾比起来,缓图后计才是明智之举啊。

    PS:最后说说夏家的俩妹子,这俩小妮子几天不见,居然做上了黄牛党,炒起了金圆券。此招看似随意,却可能是关关暗藏的一个杀招啊!古人对金融不是很在意和了解,如果被夏浔巧加利用,弄不好会害的小朱朱将来的金融体系一塌糊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