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命运的黑夜TXT下载 > 命运的黑夜 > 最终章 樱花梦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最终章 樱花梦


    &nbp;&nbp;&nbp;&nbp;又一次看见学院里的樱花绚烂。.

    &nbp;&nbp;&nbp;&nbp;飘舞的花瓣在风中如同雪花一样纷然飞舞。

    &nbp;&nbp;&nbp;&nbp;有点感动的光芒从天空投射下来

    &nbp;&nbp;&nbp;&nbp;春天的气息依旧浓郁。

    &nbp;&nbp;&nbp;&nbp;伫立在这满是香味的操场之上偶尔还会回想起一年前那荒诞般的战争。

    &nbp;&nbp;&nbp;&nbp;已经失去愿望的骑士为了某个不知所谓的理想而来到了这里却在幡然悔悟之后失去了自己赖以存在的信念。

    &nbp;&nbp;&nbp;&nbp;扬起的双剑在求死和救赎之间拼命的挣扎。

    &nbp;&nbp;&nbp;&nbp;深信着那份伪善的正义在不知不觉间被某种莫名之物所冲淡。

    &nbp;&nbp;&nbp;&nbp;……………胸中来去的感情是早已失却的存在。

    &nbp;&nbp;&nbp;&nbp;那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赤色的骑士那么孤单的伫立在战场之上鲜红的背影和那片废墟一样的寂寞。

    &nbp;&nbp;&nbp;&nbp;你的世界里就只有那冰冷的钢铁么?

    &nbp;&nbp;&nbp;&nbp;骑士哟少年哟你们眼中所看到的无数剑戟总是那么悲伤呢。

    &nbp;&nbp;&nbp;&nbp;在无人知道的山丘之上泪流满面。

    &nbp;&nbp;&nbp;&nbp;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nbp;&nbp;&nbp;&nbp;此身早已只剩下可以战斗的选择扬起的剑光下面夺去的生命让背负着罪孽的双剑再也无法停下来。

    &nbp;&nbp;&nbp;&nbp;钢铁撞击的金石之声宛若风铃般清脆火花夺目而璀璨。

    &nbp;&nbp;&nbp;&nbp;就在这片原本无法选择的未来里却意外的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曙光。

    &nbp;&nbp;&nbp;&nbp;少女伸出纤细的小手

    &nbp;&nbp;&nbp;&nbp;在深红的月光下那么温柔的微笑着。

    &nbp;&nbp;&nbp;&nbp;也许正是在那一刻自己的命运就因为离心力而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吧。

    &nbp;&nbp;&nbp;&nbp;真的是…生了很多的事情呀。整理布于bp;就算圣杯战争已经结束死徒的国度重新整理完毕但在接下来一年的时光里还是生了很多的事情。

    &nbp;&nbp;&nbp;&nbp;早在一年前就已经退学了飙的藤姐被公主殿下监禁了两天之后彻底的认清楚了强弱之间的差距其后自暴自弃、开始精神失常的整天对着老爹的遗像念念叨叨。

    &nbp;&nbp;&nbp;&nbp;最近伊莉雅常常会很疑惑的跟我说:

    &nbp;&nbp;&nbp;&nbp;正厅老爹的画像总觉得有种面容扭曲的错觉。

    &nbp;&nbp;&nbp;&nbp;物是人非。

    &nbp;&nbp;&nbp;&nbp;这个学校如今既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也不是少年记忆中的存在了。

    &nbp;&nbp;&nbp;&nbp;同期的都已经毕业樱也顺利升级成为学姐。

    &nbp;&nbp;&nbp;&nbp;偶尔听到的消息大家都好像混的不错唯一不爽的恐怕就只有凛了为了研究第二法目前负债一亿七千万英镑。

    &nbp;&nbp;&nbp;&nbp;受了公主殿下的诱惑而大肆举债的结果就是在保有远坂家基业的前提下自己却和eRVnT一起沦为了卫宫家的女佣。

    &nbp;&nbp;&nbp;&nbp;不过话说回来BeR的歌特装还真是萌啊。

    &nbp;&nbp;&nbp;&nbp;最近研究似乎有些进步的样子所以见面的时候也感觉心情不错。

    &nbp;&nbp;&nbp;&nbp;“啊学长———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nbp;&nbp;&nbp;&nbp;背后传来樱一如既往般慌慌张张而又恭谨多礼的声音。

    &nbp;&nbp;&nbp;&nbp;回过头来还是那张温柔的俏脸。

    &nbp;&nbp;&nbp;&nbp;少女所变化的只有渐渐长长的蓝色丝以及象征着高学年的丝带。

    &nbp;&nbp;&nbp;&nbp;“没事也没等多久………对了最近听说慎二打算把家业全部让给你真的有这么回事么?”

    &nbp;&nbp;&nbp;&nbp;说老实话我一点都不相信那个自恋又不知所谓的家伙能做出如此慷慨的事情。

    &nbp;&nbp;&nbp;&nbp;不过要说有阴谋的话就凭他的思考回路未免也太不切实际了。

    &nbp;&nbp;&nbp;&nbp;算了反正现在樱还有我看着出不了什么事情。

    &nbp;&nbp;&nbp;&nbp;更何况如今邻里之间盛传与某位低年级的学弟相处的很不错的样子估计再过不久少女的春天也要来了。

    &nbp;&nbp;&nbp;&nbp;啊啊说这种话我还真像个老头子呀。

    &nbp;&nbp;&nbp;&nbp;“———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忽然来了兴致说想要去法国学习一下顺便领悟一下那边浪漫的氛围………”

    &nbp;&nbp;&nbp;&nbp;颇为困然的皱起眉头纤手习惯般的放到了脸颊边。

    &nbp;&nbp;&nbp;&nbp;少女的表情明显的相当不能理解。

    &nbp;&nbp;&nbp;&nbp;“啊啊随便他了反正那么大的人了不会出什么篓子的。”

    &nbp;&nbp;&nbp;&nbp;这句话我说的根本没有把握。

    &nbp;&nbp;&nbp;&nbp;慎二那样的人品和性格给予上述的评价实在不负责任。

    &nbp;&nbp;&nbp;&nbp;如果能够不被国际警察强制遣送回国的话那就真是谢天谢地了。

    &nbp;&nbp;&nbp;&nbp;“嗯———”

    &nbp;&nbp;&nbp;&nbp;非常简单的少女给予了明确的认可。

    &nbp;&nbp;&nbp;&nbp;不知道我如果说地球是豆腐做的樱会不会也觉得理所当然呢?

    &nbp;&nbp;&nbp;&nbp;“学长非常了不起呢那么大的餐馆现在经营的有声有色还特意邀请我去参加开业一周年的庆典人家我觉得很荣幸呢。”

    &nbp;&nbp;&nbp;&nbp;不留声色的夸奖那样真诚的态度无论谁都会觉得如沐春风。

    &nbp;&nbp;&nbp;&nbp;从很久以前就一直觉得樱相当擅长交谈和她在一起即使自己什么都不说也绝对不会感觉到沉闷。

    &nbp;&nbp;&nbp;&nbp;相比之下爱生气的凛就逊色多了。

    &nbp;&nbp;&nbp;&nbp;明明作为佣人却还常常对着我大吼大叫的乱脾气真是受不了。

    &nbp;&nbp;&nbp;&nbp;“哈哈过奖了我们快点过去吧估计那些家伙都快要等的不耐烦了………尤其是布拉德没事整天就说我这个不合礼仪那个不合规矩烦死了。”

    &nbp;&nbp;&nbp;&nbp;想起家里一黑一白两个家伙心情忍不住消沉下去。

    &nbp;&nbp;&nbp;&nbp;自从暗黑六王权的战斗结束之后被营救回来的黑白骑士以毫无根据的理由大大方方的住进了我家里。

    &nbp;&nbp;&nbp;&nbp;虽然堂堂黑骑士沦为总管白骑士沦为管家但似乎都干的极为开心的样子。

    &nbp;&nbp;&nbp;&nbp;真是的这个世界一定哪里搞错了吧?

    &nbp;&nbp;&nbp;&nbp;“可是……学长现在看起来却比以前要幸福多了呢。”

    &nbp;&nbp;&nbp;&nbp;用颇为感慨的声音说着少女的俏脸上闪耀着不为人知的落寞。

    &nbp;&nbp;&nbp;&nbp;稍稍的低下头阳光被刘海所遮蔽。

    &nbp;&nbp;&nbp;&nbp;一时间完全看不清楚樱的表情。

    &nbp;&nbp;&nbp;&nbp;“———悲伤的和痛苦的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只是回忆的一部分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现在和未来不对么?”

    &nbp;&nbp;&nbp;&nbp;脑海里浮现出璐琪和伊莉雅的俏脸。

    &nbp;&nbp;&nbp;&nbp;幸福的感觉填满了心灵。

    &nbp;&nbp;&nbp;&nbp;“是的!学长——”

    &nbp;&nbp;&nbp;&nbp;俏脸上绽放出樱花般美丽的笑容。

    &nbp;&nbp;&nbp;&nbp;振作起来的少女温柔如故。

    &nbp;&nbp;&nbp;&nbp;蔓延的脚步持续的向着目标前进展现在眼前的是一间相当规模的餐馆。

    &nbp;&nbp;&nbp;&nbp;如同雪一样白的伊莉雅和远古之红的璐琪早已等待着。

    &nbp;&nbp;&nbp;&nbp;用银铃般的声音和天使般的笑容那么亲切的呼唤———

    &nbp;&nbp;&nbp;&nbp;“士郎欢迎回来…整理布于bp;清风扬起澄净的心灵所有的灰尘都烟消云散。

    &nbp;&nbp;&nbp;&nbp;或许我们无法知晓明日的未来但至少在不幸来临之前我们可以幸福的欢笑的度过宝贵的每一刻钟。

    &nbp;&nbp;&nbp;&nbp;让缱绻的回忆里更多一些钻石般的东西………

    &nbp;&nbp;&nbp;&nbp;*

    &nbp;&nbp;&nbp;&nbp;圣堂教会。

    &nbp;&nbp;&nbp;&nbp;档案管理第十三科。

    &nbp;&nbp;&nbp;&nbp;死徒最新记录冬木监管报告:

    &nbp;&nbp;&nbp;&nbp;姓名:暗黑六王权

    &nbp;&nbp;&nbp;&nbp;被封印状态肉体被强烈的攻击打散估计到复原完成再苏生的年代大约还需要一千年左右的时间。

    &nbp;&nbp;&nbp;&nbp;能力:操纵空间的固有结界【炼狱空间】可以对次元进行分割以造成高次元的攻击现象也可以将空间无限叠加制造级的防御效果。

    &nbp;&nbp;&nbp;&nbp;地位:死徒第二祖目前暂时空席。

    &nbp;&nbp;&nbp;&nbp;称谓:暗黑色的六道王权

    &nbp;&nbp;&nbp;&nbp;*

    &nbp;&nbp;&nbp;&nbp;姓名:卫宫士郎

    &nbp;&nbp;&nbp;&nbp;已查明其不死性目前为黑姬所宠爱之人没有吸血种的反转冲动根据卷宗只能被归类为不死种。

    &nbp;&nbp;&nbp;&nbp;对人类的存在表现出无害性性格爽朗喜好料理。

    &nbp;&nbp;&nbp;&nbp;现在由黑姬出资共同经营一家餐馆。

    &nbp;&nbp;&nbp;&nbp;能力:不祥死徒界盛传其拥有击倒暗黑六王权的能力不建议任何猎杀活动请适当由教会派遣精英监察。

    &nbp;&nbp;&nbp;&nbp;地位:因为是黑姬的丈夫所以顶替败亡的梵·斐姆成为死徒第十四祖在名义上拥有最大的言权。

    &nbp;&nbp;&nbp;&nbp;称谓:赤骑士

    &nbp;&nbp;&nbp;&nbp;*

    &nbp;&nbp;&nbp;&nbp;姓名:伊莉雅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

    &nbp;&nbp;&nbp;&nbp;艾因兹贝伦家为圣杯战争而制作出来的人造人也就是小圣杯。

    &nbp;&nbp;&nbp;&nbp;在圣杯战争期间原因不明的死徒化因为没有上一代作为最初代的吸血种故而能力相当优秀。

    &nbp;&nbp;&nbp;&nbp;从资料来看不具备强大的攻击手段但持有对时间的固有结界。

    &nbp;&nbp;&nbp;&nbp;据死徒界传来的消息似乎是被称为【时之秒针】的能力展开后最大修正时间范围59秒能够在限定条件下执行一切对时间操作。

    &nbp;&nbp;&nbp;&nbp;能力:上位死徒持辅助型固有结界。

    &nbp;&nbp;&nbp;&nbp;请联系艾因兹贝伦家族需要更进一步的资料了解其存在最好能查出人造人特化的原因这一点相当珍贵。

    &nbp;&nbp;&nbp;&nbp;地位:卫宫士郎的情人目前跟随斯图卢特修行。死徒界承认其实力在黑骑士的推荐下顶替被教会处刑的白翼公而成为第十七祖。

    &nbp;&nbp;&nbp;&nbp;称谓:时之雪姬。

    &nbp;&nbp;&nbp;&nbp;*

    &nbp;&nbp;&nbp;&nbp;总结报告:

    &nbp;&nbp;&nbp;&nbp;如今冬木的【黑月餐厅】以黑姬为聚集了灵长类杀手布蕾梅忒黑骑士斯图卢特白骑士布拉德赤骑士卫宫士郎以及时之雪姬伊莉雅斯菲尔。

    &nbp;&nbp;&nbp;&nbp;传言中巴塞梅罗这一代的家主撼死于极东之地很可能与之有关。

    &nbp;&nbp;&nbp;&nbp;不推荐埋葬机关出手如要处理请联系白姬爱尔奎多。

    &nbp;&nbp;&nbp;&nbp;个人意见更倾向于教廷派遣使者接洽若能达成合适的协议则可以最轻微的代价换来长久的安宁。

    &nbp;&nbp;&nbp;&nbp;以上报告完毕。

    &nbp;&nbp;&nbp;&nbp;**

    &nbp;&nbp;&nbp;&nbp;这本书写了也算漫长的时间了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很多朋友都说BeR没有推倒不过后宫文毕竟不是种马文走点暧昧路线也不错嘛呵呵。

    &nbp;&nbp;&nbp;&nbp;最后请大家支持清风的新书《末日的国度》在下会努力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