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剑行天龙TXT下载 > 剑行天龙 > 第一百零六章 云散天明 大结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六章 云散天明 大结局


    “噗”地两声,萧远山和虚竹两人都是吐了口血,风然清的剑气直接扎在两人的心脉上,不过扎进去的剑气倒是没有太深,但是就算是那么一点也够让两人身受重伤了。//、Qb5。cǒM//风然清感觉到内力极速地流失,对着段誉道:“你很想吸我的内力吗?”便是双手从萧远山和虚竹的胸口收了回来,齐齐扣住段誉的双手,让他的十指朝天,怒道:“我让你吸个够!”风然清内力急转,那段誉却是乐于吸得风然清的功力,但是越吸他越是觉得不对劲,风然清的内力好似源源不断一样,自己吸了这么一会却是依然没有感觉到风然清体内的内力有损耗,心中是有些担心起来了。

    一个女子走了过来,伸手揭开了自己脸上的轻纱,道:“风然清,我…”风然清回头一震,道:“你…”却是说不出话来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活生生地竟然是刀白凤,风然清又看到了刀白凤身后的男子便是李进风,心中展转万千,顿时哈哈大笑:“风然清啊风然清,枉你为了一个女人把两个爱着自己的女人平白无故地搭进去,她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刀白凤,你做得可真是好啊!”刀白凤当然听得出这话中的嘲讽之意,刚想开口却是听到一声“母亲”

    段誉看着自己地母亲刀白凤还活着,心里顿时高兴不已,但是想起已死的父亲,道:“母亲,你让开,让我杀了这个人,好为父亲报仇!”刀白凤看着段誉叹了口气,道:“誉儿,段正淳不是你父亲,你难道想让娘死在你面前吗?”段誉和其他人都是一震,道:“母亲,你为什么这么说?”刀白凤道:“你父亲是延庆太子,当年母亲为了报复你父亲在外面风流而故意做的,只是现在后悔不已!”“什么!”段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的母亲嘴里吐出来的话,“太子,不要相信王妃,他已经被风然清迷住了,你不要上当!”朱丹臣可是对段正淳十分敬重,虽然不知道刀白凤说得是真是假,但是他知道作为一个臣子,必须维护自己主子的尊严,而且还是一个死去的人的尊严.

    “哼!”风然清冷哼了一下,道:“究竟谁被谁迷住了还都不知道呢?”刀白凤听风然清这句话便是明白风然清误会了自己,道:“风,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风然清冷声道:“是与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她们都已经死了,还有我那未出世的孩子,所以我恨尽天下人,我恨尽你们这些看不清事实的人。”风然清话刚说完,便是聚力低喝一声,道:“段誉,我不会杀你的,我会让你活着比死还要痛苦。”

    刀白凤一震,那段誉也不知道风然清到底是什么意思,却是感觉风然清流向自己体内的内力突然暴涨,全身经脉突然膨胀起来,段誉顿时想松手,但是双手却被风然清抓得死死地,脸se刷白,风然清道:“我要你好好尝尝我受过的苦!”风然清怒喝一声,那段誉便是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经脉突然象撑破了一样突然没有了知觉,全身一软便是瘫坐在地上,风然清看了看刀白凤,却见她眼角有泪水,心中一冷,但是随即想刀白凤何时为自己流过泪水,心中一横,道:“还没有完呢。”便是提掌四拍段誉的腿,手之间的关节处,然后道:“生死符的滋味你恐怕要尝一辈子了,它们不会让你死,只会让你活得更痛苦。”风然清这一招用了之后便也是没有多少力气,刚才被虚竹和那男子一掌拍了之后的伤势再也止不住了,顿时吐了一口鲜血,脸se白得吓人,就象鬼一样。

    “李进风,你也要和我作对吗?”风然清看了看站在那里的李进风道,李进风摇了摇头,道:“不,风然清,除去我和你夹在高总管之间的仇恨,其实我很欣赏你的;今天看你为了自己地两个女人如此面对这中原的顶尖高手,我心里更加佩服和敬重你,而且我李进风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风然清听得李进风的话微微一笑,看着那还苟延残喘的慕容复,便是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走了过去。李进风见那朱丹臣眼神飘动,顿时道:“在场的几个还能站着的人,你们听好了,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能对江湖中人提起,连飘渺宫的位置也不得告诉任何人,也别想趁机杀风然清,而且就算你们不杀他,他也活不长了,若是有人不小心说出去了,那么他就会象这人一样,尸骨无存!”李进风刚说完话便对着旁边一个不知死了没死的人便是一掌拍了下去,那人顿时被李进风的内力震得四分五裂,朱丹臣众人具是一惊,若是此人一开始就帮风然清的话,估计自己这些早就死在这里了。

    风然清愣了愣,只是继续向前走,走到了被网包住的慕容复的身前,看着慕容复那有些畏惧的眼神,风然清微微一笑,道:“慕容复啊,慕容复,当时我跟说你要和解的你却是不听,是你自己亲手把这个和解的机会给破坏掉的。”风然清说到这便是一脚用力地踏在了慕容复的小腿上,慕容复顿时大声地惨叫了起来,众人便看见慕容复的小腿已经完全变了形了。那慕容博听到自己儿子地惨叫声顿时抬头看去,却见风然清正朝自己这里看来,那冰冷地眼神让慕容博感到全身都在冰窖里一样,风然清道:“慕容复,你这辈子的功名利禄成败皆在你父亲的手里。”

    风然清一手搭在了那剑柄上,慕容复顿时知道风然清想干什么了,紧张道:“风然清,你究竟想干什么?”风然清握紧剑柄道:“不想干什么,放心我不会这么简单就让你死的。”说着便是拔剑慢慢地往外抽,慕容复便是感到自己的体温也逐渐地被风然清抽走,于是道:“风然清,慢着,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风然清冷笑了起来,然后便是放声长笑,整个山崖都是他的笑声在回荡着,也是笑得众人心里发麻,风然清的笑声尽了之后,道:“晚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一剑“唰”地就从慕容复的身体里拔了出来,跟着出来便是一道鲜血,慕容复顿时睁大了自己眼睛,眼里看着自己的血液洒在地上,盯在了那边正看着这一幕的慕容博,躺了下去。“别急,还没有这么容易死呢?”慕容复感到远去的感官又回来,眼睛再次看到了风然清,却是风然清微微而笑,道:“慕容复,我说过你是最后一个死的,看来薛幕华教得那几招针法倒是挺有用的。”慕容复一震,那慕容博也是一震,这下众人终于明白风然清和慕容家的仇到底有多大了,竟然把慕容复救了再慢慢折磨他,想到这里众人打从心里对风然清感到害怕。风然清道:“慕容复,你看着好了,我是怎么把你父亲慕容博给折磨死的。”

    风然清知道在慕容复血没有流干之前是死不了的,顿时提剑走向了慕容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慕容博在主导的。慕容博看着风然清走来,突然笑道:“老夫穷极一生,算计一切,却终是算不准你风然清,真是败在你手上也服了,只盼你放过我儿子慕容复,以后我慕容家的人见到你风然清及飘渺宫的人绕道而行,风然清,老夫一命就交给你了。”风然清提剑一直走到慕容博的身前,道:“我活不久了,也不会让你的儿子活着,就算是死,他和你都会死无全尸的,给我的两位爱妻陪葬吧。”

    风然清说到这里便是提剑刺向慕容博,慕容博一震,唯一可以动的脚用上内劲一蹬,用头撞向了风然清的腹部。风然清所受的内伤再也压制不住了,顿时软倒在地,慕容博弯身站了起来,拖着自己的身体往外挪,那刀白凤跑过来把风然清抱在怀里,却是风然清不断的呕血,风然清把剑交给刀白凤道:“杀了他,我就原谅你了!”刀白凤道:“好!”却是李进风道:“风然清,我刚才听得很清楚,你说谁能自己走掉你就不再追究了,可不能假手于人;而且我忘了告诉你,刀白凤的武功全没了,她是对付不了慕容博的。”风然清一震,看来李进风是两边都不帮的人。

    那飘渺宫的弟子可是把风然清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见慕容博而来顿时群起攻击,这时突然有一人站了起来,道:“慕容老先生,小僧助你一臂之力。”却是身受重伤的鸠摩智还没有死掉,现在趁有机会逃跑便是不再装死了。那帮女子可没有想到鸠摩智还能站起来再战,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眼看那两人便是逃脱了,风然清顿时急得要命,突然见一人直奔山顶,越奔越近,风然清看清来人的时候喝道:“大哥,快,那老头就是害你一家的人,他就是慕容博!”那乔峰急奔而来才刚赶过那二人的身边,见风然清吼道,顿时转身便是一招“亢龙有悔”打在慕容博的身上,慕容博当场就被毙命了,那鸠摩智直奔而走,喝道:“乔大侠,我以后再也不到中土来了。”原本还想杀他的乔峰顿时停了下来,回身直奔风然清而来。

    那萧远山此时才明白自己竟然一直帮着自己的仇人对付自己的恩人,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见乔峰走向风然清,不禁喊道:“峰儿,我…”乔峰看了看那躺在那里的老者,顿时觉得一股难以言语的感觉袭上心头,那风然清顿时想起那人可能是谁了,道:“乔大哥,他便是你父亲,萧远山!”那所有的人都是一顿,此时乔峰也是看到了阿朱的身影,道:“阿朱,你怎么在这?风兄弟,他真是我父亲?”风然清点了点头,道:“是啊,只是可惜了…”

    究竟可惜了什么惟有风然清和萧远山心中明白,那萧远山看了看那姑娘,没有想到这就是自己没有过门的媳妇,顿时道:“峰儿,你过来。”也对阿紫招了招手,阿紫稍一迟疑便是走了过去,萧远山原本很信任风然清的话,此时见萧远山的胸口竟然有和自己一样的图案,更是信了,顿时也走了过去。萧远山道:“峰儿,你记住,你姓萧,还有这位姑娘,把你今天看到的一切都忘记了吧,和峰儿好好去塞外生活,你们在中土斗不过那些阴险小人的。”乔峰顿时不明白,但阿紫却知道萧远山指的什么,顿时对萧远山点了点头,萧远山顿时含笑道:“老夫这辈子也是做了太多地错事。”

    “阿弥陀佛,施主若早有如此的明悟便是好了。”一个和尚出现在众人的眼里,正是藏经阁的和尚。那老和尚在众人的视线中走到了风然清身前,看着风然清已经灯尽油枯的脸及刀白凤的泪脸,道:“风施主,老纳却是来还情的。”风然清一愣,并不知道那和尚说的是什么意思,那老和尚微微一笑,道:“那盘棋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多谢你赠给我了。”风然清一顿,原来老和尚说的是无涯子给自己的棋盘,顿时道:“大师能参透其中之奥妙,比之我要好多了。”老和尚道:“正因我参透了,我才明白自己了。

    今天便是来还你人情来了。”说罢便是转身看向了唯一还活着着的李进风及李清露,还有虚竹小和尚,道:“你们下山去吧,看样子风施主不太喜欢你们。”那老和尚对李清露抬手一指,顿时李清露便是感到自己全身穴道已经解开,便是跑到虚竹身边,救起虚竹便是跑了,还不时地回头看看风然清,心中一种复杂地神se。那李进风叹了口气,这老和尚的武功可是比自己高了许多,那老和尚见李进风还不走,道:“混元一气功确实厉害,但却不是我的对手。”李进风一震,便是看了看刀白凤,却见刀白凤根本就没有看自己一眼,便是心灰意冷地下山了。

    那老和尚伸手搭在了风然清的脉搏上,便是脸se难看。那风然清感到老和尚对着自己度气,但是自己的体内却是空空如也,一点反应都没有,道:“大师,别浪费你的功力了,我风然清也只能走到这里了。”刀白凤听到风然清这么说,顿时泪水直落,滴在了风然清的手臂上,风然清抬头看向刀白凤,伸手拂住了刀白凤的脸,道:“我真希望没有遇见过你,但是我却又很高兴遇见了你,只希望你能帮我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刀白凤再也忍不住了,趴在风然清身上嚎嚎大哭起来。

    那老和尚低声道:“风然清,你切不可自断生念,我会倾尽全力的,只可惜我内力还是不够!”那萧远山一听,道:“峰儿,你扶我过去。”萧峰点了点头,把萧远山扶了过去,那萧远山坐到老和尚的身后,一手放在他的背后,内力便是传了过去,却是对萧峰道:“峰儿,我萧家在这世上只愧对风然清而已,切记不可再当丐帮帮主,中土的人都是太卑鄙了。”风然清笑了笑,道:“是啊,中土人和塞外人都一样是人,都有好的与坏的而已。”风然清感觉世界离自己越来越远,.喝道:“我下辈子一定会保护好我心爱的女人的…”

    十年后,一个男子站在百丈涧前,看着对面的飘渺宫,只要过了这条铁索便是可以过去了,但是他却怎么也过不去了,因为对面是逍遥派薛幕华集逍遥派众人合力布下了奇门遁甲的机关,自己根本就进不去飘渺宫。看着手里一把剑,他拔出了剑,却是一把血红的宝剑,只见那剑身上一面雕有凤凰翱翔的图,另一面却是刻着“惜凤”二字,那男子喃喃道:“李进风啊李进风,惜凤又有何用,凤却不栖于你的身边。”

    这男子正是李进风,自十年前被无名和尚逼走后,一年后他再次回来的时候却见刀白凤用这把剑自杀在风然清的冰棺前,那冰棺极其冰冷,风然清的尸体却没有腐烂,连带在一旁的刀白凤的尸体也没有腐烂,于是李进风便是在飘渺宫被把刀白凤的尸体和那两个女子的墓葬在了一起,拿走了宝剑。第二次来的时候却是已经被机关挡住了,再也进不去飘渺宫了,那山下山庄内的飘渺宫的弟子散的散,走的走,已经没有多少人了。看着对面迷雾中的飘渺宫,李进风叹了口气,把剑扔了过去,笔直地插在了中间,道:“去吧,一切都去吧。”便是离开了山崖。

    他离开后便是一人出现在山崖上,看着那边的飘渺宫道:“风然清,我又来看你了,不知道你过得好吗?”说话间却是泪流满面,此人正是李清露…(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