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异体——我的绯色天空TXT下载 > 异体——我的绯色天空 > 第8章 三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章 三天


    看来我真的是找错了人,于是对萧念兰歉意的笑了笑,点头道:“不好意思,看来是我找错了,我以为风叶跟着的那个人是你……”

    萧念兰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道:“呵呵,没关系,毕竟你不知道,除非是她主动来找我,不然我是不会去找她的,毕竟我还是有些不敢见她……”

    “不敢见风叶?为什么?”我顿时一愣。{173小说网 www.173.hk}

    萧念兰摇了摇头,慢慢的喝完了自己杯中的酒,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因为她长得太像你们的母亲了,尽管不想再去想,但总是会想起已往的那些伤心往事……”

    “我们的母亲?”我迷惑的看着她,似乎隐约能察觉一些他话中的隐含意思。

    “是啊,估计风叶没跟你提起吧,很久以前,我和你们的父亲风在天还是情敌呢,呵呵……可惜最后还是他赢得了你母亲的芳心。”萧念兰的脸上洋溢着很温馨的笑意,似乎在回忆这当初那段美好的时光,“其实,我以前叫做萧念的,你们母亲死后,我才改成的这个名字,并离开了神邸……因为那里已经没有我要守护的人了。”

    想不到这个萧念兰和我父母之间还有这么一段往事,我不免对他产生了些亲切感,微微笑道:“但你似乎并不害怕看到我,不是吗?”

    萧念兰也笑了,点头道:“是啊,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并不像你母亲吧……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也觉得有些奇怪,同样是双胞胎,为什么长得就不像呢?要知道,这种情况的出现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小不代表没有……”我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象征性的喝了一点,歉意道:“谢谢你的款待,我还要去找风叶,你继续吧。”

    告别了萧念兰之后,我又沿着这条街找了几家酒吧,但都没有见到风叶跟那个神秘男人,似乎两人根本就没有来这里,黑虎帮成员给我推测似乎是错误的。

    我试着拨了一下风叶的手机,电话里传来了对方已关机的提示,这种情况下只有回酒店等风叶自己回来了。

    但直到我们在酒店吃过了晚饭,也依旧没有等到风叶的出现。

    我有些心神不宁,赵楠在一旁一个劲的安慰我,说是可能风叶有什么其他事情耽搁了,或许明天早上一起床就能看到她了。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好在我相信风叶即便单独一人也不可能出什么事情。

    吃过晚饭回房间的时候,经过酒店的一个包间,正巧一名服务小姐端着托盘开门进屋,我无意识的向里面看了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了司徒明,他的身边坐着萧念兰,对面还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跟一个精壮青年。

    他们当时正巧举杯,而且门片刻便关上了,所以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但我不知道萧念兰有没有看到我,毕竟他用双瞳看人是察觉不到他的视线目标的。

    “在看什么?”从刚才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在我身旁的聂云虎凑过来问道。

    “没什么,看到了司徒明……”我转头看了他一眼,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似乎他也看到了里面的人,“想必除了司徒明以外,另外的三个人就是这次参赛的选手了?”

    “不,那个老头是天龙会的老大,另外那个年轻男人才是……”聂云虎似乎很了解他们的成员。

    “奇怪……他们一方怎么只出现了两个人呢?”赵楠摸着下巴上的软须有些纳闷。

    “不可能,双方都应该是三个人,可能他们另外一个人还没有出现,打算出其不意作为秘密武器吧?”聂云虎皱着眉头分析道:“虽然说我们这边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但看前几天天龙会那老头胜券在握的样子,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不得不防啊……”

    赵楠和聂云虎如临大敌一般你一句我一句的分析着,我的心思全在风叶身上,也不想理会他们讨论的话题,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看着天棚发呆的时候,忽然房门慢慢的开了,一个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难道是天龙会那边的人来偷袭?我顿时警觉,虽然双方一再声名比赛期间禁止袭击参赛选手,但就聂云虎给我提供的以往资料来看,这种卑鄙的事件还是时有发生的。

    我立刻翻身背对着门口,将被子向上拉起,假装睡了过去,仔细的听着来人的一举一动。

    来人似乎很小心,生怕弄出一点声音,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站了片刻,一下子向床上扑了上来。就在这刹那间,我瞬间影化脱离了被子,迅速在来人的身后凝聚成形,一把抓住了此人的胳膊。

    “哎呀!小忍哥哥,你弄疼我了……快放手,一点也不好玩……”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得声音从床上响起。

    原来是芳芳,大概是想趁着我睡觉吓我一下吧?以前倒是也发生过此类的事情,可自从来到这以后,我的神经似乎太紧张了,居然忘记了芳芳的这个恶习。

    我松开了手,看着撅着小嘴揉手腕的芳芳,无奈道:“芳芳,下次不要这样了,这里不是在家,四处都很危险的,刚才我还以为是有贼进来了呢……”

    “哼,小忍哥哥偏心,刚才自己出去玩都不带上我,我还以为到S市来能好好玩几天呢,结果就把人家关在房间里,哪都不带人家去,闷得都快长蘑菇了……”

    “我……我这里来是有正经事情要办,不是来玩的,等事情办完了再陪你玩好不好?”每次芳芳一撒娇,我就只有耐心哄的份,或许已经是长时间养成的一种习惯了。

    “好吧,我知道小忍哥哥答应的事情都是能做到的。”芳芳坐在床边上,手指卷着头发眨着眼睛看着我,好一会儿忽然问道:“小忍哥哥,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这个问题我很早以前就想问了,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你,还有赵楠和风叶姐,甚至包括叶舞岚,你们都不是普通人吧?”

    “是的。”我知道以芳芳的敏锐洞察力,这些事情是根本瞒不住的,索性还是告诉她比较好。

    “哦,那我就明白了。”芳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拽拽衣襟站了起来,“小忍哥哥,那我回房间了。”

    “啊?就这么走了?你一点也不惊讶,不想问为什么吗?”我很是诧异她知道这件事情居然还会表现得这么冷静,无法理解她此刻的想法。

    “呵呵,那有什么关系吗?反正小忍哥哥还是小忍哥哥,要说唯一一点不一样,就是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会比以前更有安全感了,这不是很好吗?”芳芳调皮的冲我扮个鬼脸,打开房门回头道:“而且我也知道,有时候那种突如其来的力量是自己无法解释的,所以我也不需要知道得太清楚……不过……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芳芳突然跑过来翘起脚尖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掩嘴笑着跑出了房间。

    奇怪……知道了我和别人不一样,芳芳的反应怎么这么特殊?当初雪姐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脸色变了变呢……再说,就算开心,也未免开心过头了吧?

    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我很早就醒了,准确的说,我几乎一夜都没睡好,一闭上眼就不断的做恶梦,夜里几次被吓醒,那心惊肉跳的感觉让我彻夜难眠。

    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身上粘粘的感觉很不舒服,我起床将睡衣脱下扔在一边,走进浴室打开了喷头,让清凉的水花洗去一身的汗渍。

    隐约间听到我床头的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铃声,我顿时意识到是风叶打来的电话,因为这个铃声是我为她的号码专门设置的。我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水滴,一脚踹开浴室的门,飞奔至床前抓起了电话。

    “喂,姐,你在哪?我很担心你……”

    “哦……”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接着传来风叶的声音,“没事的,小忍,我很好,临时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出来没跟你打招呼,让你担心了……”

    “姐,对不起,昨天都是我不好……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见你……”

    “是吗……”风叶似乎微微的笑了笑,“我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不用担心,我比赛那天会到场的……好了,不说了,你好好休息吧……”

    “哎?等……”

    还没等我说完,风叶便急匆匆挂断了电话,任凭我再怎么打也拨不通了。

    可能风叶真的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处理吧,我倒是并不在意她会不会来参加这次的比赛,只要知道她平安无事我就已经很安心了。

    放下电话的同时,我终于放下了这颗悬挂了一天的心。

    大概是我刚才打电话的声音吵醒了赵楠,他迷迷糊糊的从被子里露出头看,看了看外面刚刚亮的天空,又看了看我,疑惑道:“你怎么也裸奔了?不过记得把水擦干,免得感冒……对了,昨天聂云虎说,今天如果我们有兴趣的话,他可以带我们去个好地方玩玩,你去吗?”

    “什么好地方?”我从浴室拿过一条大毛巾,一边擦着身子一边问道。

    “嘿嘿……嘿嘿……”赵楠不知怎么突然来了精神,一下子坐起来,一脸淫荡的表情看着我,“好地方当然就是好地方了,不过不能带芳芳和叶舞岚过去……”

    我的眼皮跳了几下,再傻的人这时也能明白赵楠说的地方是指哪里了,没想到聂云虎在比赛之前还安排了这么一出节目,大概是想拉拢人心吧?

    “免了,要去你去吧,我昨天答应过芳芳,要陪她出去玩一天的……”

    “呵呵,我只是好奇,想去见见所谓的风月场所是什么样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守住我的最后一条底裤的……”赵楠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着。

    “你失不**关我什么事情?反正后天就比赛了,你留下点体力就行……”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陪着芳芳在S市玩了一整天,晚上回来的时候,芳芳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最后硬是趴在我背上被我背回房间的,一沾到床便马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回到房间正看到赵楠在摆弄他那台数码相机,看他精神百倍的样子,似乎真是是守住了最后的防线,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他一见我回来,立刻跑过来要给我看他今天的收获,我可没兴趣看他收集的那些照片,一头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为了保存比赛的体力,第三天并没有安排任何的活动,除了吃饭,我们一整天都没有出房间半步,只有芳芳和叶舞岚因为无聊跑过来找我们打了一会儿牌。

    风叶自从那个电话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电话,手机也依旧关机,我试着打了很多次,都是同样的结果,看来想在比赛以前见到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过去了,比赛的那天终于到来了。

    吃过了早饭,聂云虎派人来通知我们下楼乘车送我们去比赛场地。因为这次比赛很危险,所以我并不打算带芳芳一同前往,但没想到下楼才发现,芳芳和叶舞岚居然已经坐到了聂云虎的车上,芳芳一脸得意的看着我,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不会带上她。

    面对如此难缠的小丫头,我也只能无话可说的妥协了,暗自让聂云虎派手下照顾好她们,毕竟还有叶舞岚在,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人到齐后,黑虎帮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坐在车上,我忽然想起刚才吃饭的时候似乎没有看到司徒明出现,于是向前排的聂云虎询问道:“对了,刚才怎么没看到司徒明,而且天龙会的人也似乎少了很多?”

    “司徒明他也只是天龙会的一个后台而已,主要就是提供资金,所以不出现在比赛现场也是很正常的……”聂云虎转过头来,摆了一个让我安心的手势,道:“再说你没看最近的报纸吗?上面已经刊登着四天后司徒明要和雪飞集团的千金举行婚礼的消息,我想这个时候,作为准新郎的他肯定有好多事情要忙吧?呵呵,还真是羡慕他啊,能娶到那么漂亮的老婆……”

    是啊,这几天只顾着担心风叶和比赛的事情,几乎忘了几天后雪姐就要嫁人了,也不知道雪姐现在回家没有,大概已经在准备当一个漂亮新娘了吧……

    我用力的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但聂云虎却不知道我和雪樱还是司徒明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依旧很兴奋的将这件事情如八卦新闻一般的谈论着,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赵楠看了看紧咬嘴唇的我,想了一下,一颗大蘑菇扣在了聂云虎的脑袋上,接着靠在靠背上若无其事的和愤怒的聂云虎打着嘴架,倒是没人再提那婚礼的事情了。

    随着一路吵吵闹闹,黑虎帮的车队终于来到了这次比赛的地点,一个看起来规模很大的私人健身俱乐部。

    我们到达的时候,这个看起来很大规模的健身俱乐部已经挂出了停业三天的牌子,四周的门口也由天龙会和黑虎帮的成员分别严密的把守着,所有进出人员的身份都是要严格盘查的,以防记者之类的人混入。

    我跟着聂云虎一行人从右侧的一个入口进去,负责看守的黑虎帮成员很恭敬的为我们带着路,顿时让我感受到了那前呼后拥的优越感。

    经过窗口的时候,我无意中向停车场的位置看了一下,却发现有很多百万级的名车停在这间私人健身俱乐部的停车场内,并有专人看守着,似乎并不属于黑虎帮或天龙会任意一方……至少我不认为这两个帮会富裕到连普通成员也会开这么好的车。

    “不用奇怪,虽然说这比赛是我们黑虎帮和天龙会解决内部纷争的,但毕竟这也是在打地下黑拳,肯定会吸引一些寻求刺激的富商或是高官来这里看拳,同时也会下很重的赌注来买自己认为强的选手的输赢……不管输赢,我们双方都是能得到一笔很可观的抚恤金,或许你觉得我们这样很无耻,但对于有死伤的一方,总比连抚恤金都得不到要好吧?”聂云虎很是无奈的对我解释道。

    我并不在意他所说的这些事情,因为这次比赛之后,我的一切都和他们黑虎帮没有任何瓜葛,甚至他们是存在还是灭亡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毕竟我自己本身已经很迷茫了,也没有闲心再去管其他的事情是不是符合所谓的道德准则。

    绕过了几条走廊,经过一道严格把守的暗门,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这次比赛的场地,一个位于这间健身俱乐部下面的地下斗技场。

    从外表还真的很难猜到这栋建筑的下面居然还有这么大的空间,呈同心圆放射状分布座位将整个场地围起,中央留出了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面积的擂台。擂台的四周被防弹玻璃围成的透明幕墙所阻隔着,头顶几十盏巨大的聚光灯集中投射在擂台上,无论在斗技场任何位置的座位上都可以看清擂台上面的一举一动。

    斗技场的一侧上方有很多封闭的小房间,似乎是这里的贵宾包厢,因为上面用的都是单向反射玻璃,所以尽管我打开双瞳,也只能隐约看到不时有人影在里面晃一下。

    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级别还够不上贵宾,芳芳、叶舞岚连同黑虎帮一行人被安排在了一侧的普通座位上,而我和赵楠被负责接待的一位漂亮女子带到了专门的选手休息室去休息,等待着比赛开始的通知。

    休息室的门关上了,整个房间中顿时安静下来,除了墙上挂钟指针轻微的滴答走动声外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赵楠静静的在休息长凳上坐了一会儿,起身拿出不久前聂云虎塞给他的钥匙打开了更衣柜,淅淅唰唰的换上了比赛专用服装。

    “嘿嘿,虽然这条短裤的腰围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但外面这件带罩头的披风看起来还是蛮拉风的,等比赛结束去找聂云虎把这个披风要过来……”赵楠此刻打扮得向一个没带拳套得职业拳击手,在我面前跳来跳去的展示着一件背后印有一只斑斓猛虎的黑色披风,见我半天没反应,凑过来道:“估计快到出场时间了,你不换衣服吗?”

    “不了,我就不换了,太难看了……”我插着手摇了摇头,“比赛规定上也写了,允许任何形式不带武器的着装……”

    “哦?有这条吗?我怎么没看到……”赵楠疑惑的挠挠头,顿了一下,看了看我问道:“你看起来很没精神啊,还在担心风叶?那位大姐不是说今天一定到场了吗,那还担心什么?你应该比我了解风叶的时间观念的……”

    “说得也是……”我茫然的点点头,但他的话并没有让我心中宽慰多少。

    赵楠也能看出我心中的烦闷,倒是再也没说什么,靠着更衣柜抽起了烟。

    第一颗烟刚刚熄灭,还来得及点燃第二颗的时候,忽然休息室的门响了两声,刚才带我们来这里的那名女子的声音在门外询问道:“请问您二位准备好了吗?比赛很快开始,聂先生说,如果准备好就可以出去了,他会在前面等你们。”

    “来了来了,麻烦姐姐去告诉他,我们马上到……”对漂亮女子说话,赵楠的嘴一向很甜。

    我被赵楠拽着走出了选手休息室,沿着走廊里面的指示路标重新回到了地下斗技场中,聂云虎一行人正坐在一侧前排的位置上,见我们出来立刻举起手示意我们过去。

    在防弹玻璃幕墙围绕的擂台上,一组表演性质的比赛刚刚结束,双方选手各自下场。随着一声响亮的锣声,擂台一侧的小门一开,一个身披红色罩头披风的男人走上了擂台,顿时天龙会一侧响起了震天的呼喝声。

    印着金色磐龙的披风脱落,天龙会的第一名出赛者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是萧念兰。

    尽管聂云虎只是个普通人,但还是从气势上感觉到了萧念兰的强悍,立刻将带着询问的目光投向我和赵楠。

    我一把按下了跃跃欲试的赵楠,站起身沉声道:“第一场我来吧,毕竟这个人我和他交过手,多少也有些经验……”

    赵楠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怎样。我向一旁忧心忡忡的芳芳露出个安心的笑容,将外套脱下扔给叶舞岚,转身在接待小姐的指引下上了擂台。

    随着我的出现,黑虎帮一边也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呐喊助威声。黑虎帮和天龙会的气势斗得旗鼓相当,不时的双方队伍中还能听到互相漫骂攻击的声音,场面顿时有些失控,直到双方的干部出面维持才算勉强平息下来。

    萧念兰微微偏了一下头,似乎向我来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微微笑道:“风叶似乎没来,你还没找到她吗?”

    “没,不过这场比赛由我来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一定要风叶出赛。”我也向天龙会的席位上看了一眼,淡淡道:“你们那边不也只有两个人吗,我们双方是一样的。”

    “那是我们的第三位出赛者,第二位因为某些原因还没有到,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很强,或许你遇到我还算是你的幸运……”萧念兰将脸转了过来,缓缓的向我伸出了手,“来吧,反正是生死定胜负的,不用手软,让我看看风在天的儿子究竟能到他父亲什么程度!”

    随着萧念兰话音落下,他背后瞬间出现如巨大魔方般的异体“移”,整个异体出现后如细胞一般迅速分裂着并逐渐扩大,片刻间形成了一个几乎和擂台同样大小的巨大立方体,将我们二人完全笼罩在其中。

    透过双瞳看着身边如网格般不时闪亮的精神力轨迹,我忽然隐约意识到了萧念兰到底在做什么,无比诧异道:“这……这是你的异体领域?”

    “呵呵,好见识,看来风叶有教过你,”萧念兰向后拨了一下额前垂下的长发,“不错,这的确是我的异体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