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北斗第八星TXT下载 > 北斗第八星 > 第七十六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六章


    虽然现在吉普塞人被常恨追的四散,但他们之间自然有一套自己的传讯方式,因此天闲带着吉塞尔赶到梦佳城没多久,分散各地的吉普塞人也陆续赶到了。当然,在逃避追杀的过程中,也有不少人已经惨死在路上了。

    看着在梦佳城郊外搭起帐篷居住的那些吉普塞人,天闲感慨万千,他们不愿意住到梦佳城的那些高楼大厦中。

    多年以来,他们继承风之宿命,始终无法安定下来,每天都过着漂泊不定的日子。

    当年三大祭司背叛信仰,并不是他们的错,可是,神的尊严是不容亵渎的,即使是只能算邪神的心魔,也无法免除这种无谓的坚持。

    但是,神又是什么?和人类比起来,神只是更强大的生命罢了。难道说只因为神是更高级的生命,就能践踏人类的尊严?

    古今以来这种悲剧已经太多了。可悲的吉普塞人还要再承受多久的漂泊?

    伤心的感觉在天闲心头流转,一种悲凉的安宁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充斥着吉普塞人的部落。

    白金祭司的第二重诅咒,风之诅咒被解开了。忙碌的吉普塞人心中第一次生起家的依恋,他们疑惑的看着四周的人,发现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脸上满是温柔,那是吉普塞人从来都没有的恋家之情。

    “也许,我们可以尝试完成心魔未了的心愿。”天闲感慨地道,其实当初三大心魔创立三大古文明,只是想证明他们比创世三圣更强罢了。

    北极星帝还在的时候就曾对天闲说过,并非心魔就是邪恶的。这个世界为了生存,就必须要有属于恶的一面存在。否则,当一个世界开始一成不变时,他也该走到尽头了。

    如果能重新让这三大古文明重新屹立与这块大地之上,也许对人类的发展会有所裨益吧。

    “未完的心愿?”温柔看着忙碌的吉普塞人,诧异地问道。

    “嗯,如果解去属于生命祭司的诅咒。或许,玛雅文明也会恢复旧观呢。”天闲微笑道。

    “你愿意,我可不愿意。”温柔没来由地脸一红。

    “为什么?”轮到天闲惊讶了。

    “不为什么,不愿意就是不愿意。”温柔不肯说。

    “算了,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能不能解除这最后的诅咒还难说呢。”得到完整的混沌之力,使的天闲拥有了和创世三圣匹敌的力量。但因为混沌之力的融合,原本属于三大心魔的意识便被吞噬了,一些属于心魔单方面的记忆,也从天闲的记忆中消失。

    在遇到库比之前,天闲从来没想过替玛雅人解开已经沉寂了四千年的诅咒,等到现在想到,却已经失去了欲魔的记忆。

    解开诅咒的吉普塞人终于肯接受妙纤手的安排而住进了梦佳城。库比也得到消息,带着一些白侏儒赶到这里。

    阔别四千多年的族人重新相见,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所谓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天闲,我改变主意了。”看到这温馨感人的一幕,温柔哽咽着道。

    虽然白侏儒和吉普塞人以前从未有过来往。但身上流淌着的同一种血使他们自有一种亲近的感觉,这种互相的吸引,倒是成就了不少对恋人。

    只有吉塞尔沮丧的很,以他族长的身份,本来追求库比是正合适的。问题在于,库比早就是天闲的女人。吉塞尔耍了半天宝,库比只是回以他礼貌的笑容,等后来知道库比和天闲的关系,吉塞尔已经累的快动不了了。

    “哦,祢知道如何解除最后的诅咒?”天闲没有觉得伤感,相逢的喜悦使他很欣慰。这可能就是天闲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大多时候,天闲都可以站在很客观的角度看待人和物。

    “当然知道,不过……”温柔的脸又红了。

    “温柔,祢以前可是从来不会脸红的。”天闲很老实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一直很不害臊了?”温柔杏眼圆睁,怒道。

    “哪,我不是这个意思。”天闲没想到温柔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连忙解释。

    “哼,不是最好。”温柔别过头去偷笑,她刚刚那么说只不过是借题发挥,掩盖自己的羞涩而已。倒是让天闲莫名其妙地吃了一顿排头。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她是女人,而天闲是男人呢?

    “温柔,最后的诅咒到底该如何解除呢?”天闲问道。

    “三重诅咒的开端是因为三名侍奉神的黄金祭司失去贞洁引起的。所以诅咒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三名祭司身上。库比小妹继承了希望之力,所以她需要你的认同,而风之一族的祭祀以死亡证明了自己的决心。她的族人只需要你的原谅,诅咒就能被解开。这两重诅咒的主人,都已经以自己的生命做出了补偿。而生命祭司一族,却因为我根本就是继承了生命祭司的一切,因此这最后一重诅咒的解开也就显得特别的困难。”温柔正色道。

    “会对祢造成伤害吗?那就算了,我只是随便说说。”天闲见温柔说的这么严重,忍不住插嘴。

    “听我说完。”温柔不高兴地横了天闲一眼。”生命祭司所分管的是欲魔生育后代的能力。所以,要解开第三重诅咒,就必须让生命祭司孕育出新的生命。”说到这里,不管温柔怎么大方也说不下去了。

    “孕育新的生命?”天闲呆了呆,女人生孩子能说生就生吗?何况这也离谱一点。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天闲打算开溜。

    “站住,事到如今可由不得祢了。”温柔喝止住天闲偷偷退后的脚步。

    “温柔,这种事是不能开玩笑的。”天闲尴尬地道。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孕育出新生命是需要生命祭司孕育出能够掌管自然的精灵。”温柔道。

    “早说嘛,吓我一大跳。”天闲又走了回来。当然,这会他想跑也跑不了。

    “玛雅的战斗力是来自那些幻法师,这点我想你早就知道。”温柔道。

    “对。”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姆大陆以反重力战斗单位和漂浮枪手作为军队,阿特兰提斯则是以基因勇士作为战斗力,而玛雅大陆的战争,就靠那些拥有魔法之力的幻法师。

    “掌管自然的精灵可以使幻法师的力量无限提升,而生命祭司的责任就是孕育这种生命。”温柔道。

    “嗯,”天闲默默点头。“我需要借你的力量。”温柔继续道。

    “这……”总算知道为什么以温柔的为人也会脸红了,她此刻所谓的“借”和以前在亡魂之森育练精灵是一样,需要得到本原之力。

    当然,除了被天闲占便宜的那种方法外,还有很多方法比如天闲当日分出一半修为给玉蟾就是一例。但那些方法对于天闲本身而言,其实是有很大伤害的。

    温柔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而且很懂得把握男人的心理,说天闲一点都不喜欢她,那无疑是骗人的。

    但是,天闲是个重信诺的人,他曾经对自己发誓,再也不让人分淡自己对语姐,玉蟾等人的感情。所以这会才会这么为难。

    “怎么?你不肯?”温柔可没有库比,花语她们扭扭捏捏的那一套,见天闲犹豫,劈胸就揪住天闲长衫的衣领,恶声恶气地道。

    “不是,祢别这样。”想不通,为什么温柔对谁都温柔,对自己总是那么凶。

    “温柔,祢该知道,虽然承袭欲魔之力,使我有时显得很风流。但实际上,我是个很重责任的人。以前我总是给自己找一些理由,一再辜负她们,虽然我可以说那都是有原因的。但这对语姐,对玉蟾,甚至对丝丝都是不公平的。除了谢雅那确实是神之法则。包括明心在内,都是我自己放纵自己的原因。所以,在完成混沌,使我可以自如控制心魔之力,而不至于遭到反噬后,我曾经发誓,绝不再辜负她们。温柔,对不起。”说完这些,温柔的手也不禁放开了天闲。

    看了温柔一眼,天闲转过身,默默离开了温柔的视线。

    这次,温柔没有再留天闲。

    原来天闲的心中藏着这么多事,以前,天闲总是用一双冰冷的目光看着世界。在法则允许时,才偶尔伸手帮帮别人。

    但自从遇到语姐开始,这一切就开始改变了。接二连三的是玉蟾,明心,苗秀。这些杰出的女人,让天闲失去了原本完全公允的立场。北极星帝的话又使天闲有了顾及,种种原因加在一起,使天闲曾一度被困在自己设下的圈套里。直到真正了解混沌,天闲才破开这枷锁。

    反省后,天闲发觉,原来自己已经辜负了很多人。这才有天闲后来那对自己许下的誓言。

    看着天闲的背影,温柔第一次发现,原来天闲的身影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洒脱,在天闲的肩头,担负着多少东西呢?恐怕谁也说不清。

    一个人回到炎龙集团位与梦佳城的酒楼。天闲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温柔说那些话,或者因为温柔身上充满真实的生命之气吧。

    天闲静静地仰躺着,对了,七星入定,不知道得出结论没有。

    想到这里,天闲坐直身子。双腿一盘,两手在胸前一合。

    元神便离开了肉身,向着星神殿而去。“天闲,”慈祥熟悉的声音,就在星神殿门外叫住了他。

    “是斗姆。您老人家都去了哪里?”天闲看到星神殿外站着慈眉善目的斗姆。自从当日西昆仑一别,天闲一直就没见到过她。“我能去哪里。北极终于还是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从小他就让着紫薇的。”斗姆有些伤感,经天人五衰而轮回的神,即使以斗姆之力也找不到一丝的踪迹。北极星帝毕竟是斗姆十月怀胎所生。天人五衰是福是祸,谁也不知道。

    “斗姆来有事吗?”北斗七星,北极星帝以及勾陈大帝实际都是斗姆所生,来看看儿子也没什么奇怪的,倒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原因。

    “嗯。进去说吧。”斗姆点点头。率先走进了星神殿,北斗七星这会还在入定中。

    “都起来吧。”斗姆的声音不大,但因为她和北斗七星有着血肉之亲。所以母子连心,因此这声音可以直接传进北斗七星的脑海中。

    在斗姆发话后,北斗七星纷纷醒了过来。“母亲大人。”

    毕竟都是生命无限的神,倒没有世俗母子久别重逢的热情,只是很恭敬地打着招呼。

    “都坐吧。”斗姆摆摆手。本来天闲就不喜欢星帝的宝座,现在斗姆来了,他当然更不会去坐那张看着都别扭的宝座了,所以天闲直接溜到最下首自己原本的坐位上。

    “这孩子。”天闲的这点小心眼自然瞒不过斗姆,无奈地摇摇头,斗姆坐在了星帝宝座之上。

    等到七星全部落座,斗姆才慢慢开口道:“我这次来其实是有很重要的事。你们都知道,现在世界出现了创世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白银和黑铁这两个绝对不能共存的世界居然同时出现在了人间。两个世界本原之力是水火不容的。现在还有梦佳城那特殊的地方阻隔着。

    但当梦佳城被完全吞噬后,两种水火不容的力量将正式交锋,那时候……”下面的话已经不用斗姆说了。即使是两个力量相反的神祗交锋,那造成的破坏也是足以毁灭庞大空间的,更不用说是两个截然相反的世界。

    “母亲,那我们要做什么?”武曲开阳第一个急道。

    “你们什么都不能做。解铃还需系铃人。能阻止这悲剧的只有天闲。”斗姆看着坐在最下首的天闲。

    忽然被点到名,天闲有些吃惊,刚才他仿佛又回到很久以前。星神大会上,天闲是唯一有座位而不用做事的,所以天闲正在习惯地东张西望:“斗姆,我吗?”

    “对,只有你。只有你能将一切恢复原状。”斗姆点点头。

    “那,我该怎么做?”天闲问道。

    “彻底摧毁死灵塔,借那股力量,使一切回到三魔乱世前。回到你们星神下界之前。”斗姆沉声道。

    “回到从前?”若是以前的天闲星君,对于斗姆的话,天闲绝不会违背,但现在的天闲星帝却犹豫了。因为,如果一切回到从前……

    “斗姆,那现在的人会忘记我们吗?”

    天闲问出了他最担心的,如果一切回到从前,语姐,秀姐,玉蟾都会和自己行同陌路的话……

    “会,一切回到那之前。人们所记得的就只是以前的事,这段不该有的记忆将完全被封杀。”斗姆道。

    “那,我,我要想想。”天闲犹豫着道。

    “天闲,你没有太多时间。梦佳城最多还能坚持五十年,虽然这对人类来说,是个漫长的日子,但对我们来说,那不过是转眼即逝,这中间若有变故,时间还会提前。”斗姆丝毫不留情面的对天闲道。

    她大约可以猜出天闲心中所想。斗姆本是周王的爱妃:紫光夫人。爱本就是最难割舍的,当初上天庭时,她又何尝不是犹豫再三?

    “我该怎么做?”天闲觉得思绪很乱,想借着别的话题暂时抛开那种失去爱人的恐惧。

    “自从当年剑狂人替人类赢回自己的命运后,本来所有的神灵都该进入沉睡,或是到别的世界去,将一个完整的人间还给人类。可是剑狂人太暴躁了,他没有耐心完成这一切,在擒下命运女神后,便带着所爱之人消失无踪。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替他做完那些本该由剑狂人去完成的事。毁去存在与这世间的神器。”斗姆正色道。

    当年作为创世三圣代理人的命运女神太任性,打乱了三圣原本的安排。人类始终无法摆脱神的阴影。神总是可以任意左右人类的命运。直到剑狂人出现,命运女神才退出人间。

    可是,虽然命运女神离开了。但人间还是有着各种神灵存在。只要还有神存在,人,就永远无法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

    “所有神器?”天闲问道。

    “对所有神器。”斗姆慎重点头:“一件也不能拉下。”

    “可是,人间神器那么,多怎么可能完全毁掉?”天闲问道。

    “不,我所说的神器是如同创世三圣器,死灵三宝,三大魔器之类的。其余那些下级神祗的宝物,只要人间一被封闭,自然会失去应有的作用。”斗姆道。

    “那……据我所知,创世三圣器已经被三圣带回永恒岩了。三大魔器也随着心魔的消失而失去了原本的力量,至于死灵三宝,丧钟已毁,招魂铃也不成问题。但另外一件是什么?”天闲思索着道。

    “死者之冠!”斗姆道:“当年剑狂人被命运女神设计,而被他的结义大哥风月流所伤。剑狂人为此远走西域,若不是这死者之冠,剑狂人早就死在异域了。所以,死者之冠一定在剑狂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斗姆肯定的道。

    “死者之冠?那是很厉害的法器吗?为什么亡灵三宝,它会被排在第一位?”天闲问道。

    “因为它是亡者至高无上的信仰。就如同法则天平对契约者,死者之冠是所有亡者的皇冠。拥有它的人,就可以操纵所有的亡者,甚至可以将活生生的生命变成吸血鬼,僵尸……连丧钟和招魂铃也要臣服在它的威力之下。”

    死者之冠是充满了血腥的法器。所以只要一出现,就会被神所封印,但当年剑狂人却不同,拥有浩然金身的他,即使神也不放在眼里,加上他本身怒魔之心的掩盖,冲天的魔气之下,也很难发现死者之冠的绝望之气。直到后来剑狂人用它和大天使米迦勒抗衡,虽然最终剑狂人还是因为命运女神从中作梗输掉那场战争。但米迦勒带到中原的天使却都被剑狂人变了吸血鬼。

    “斗姆,我想回去好好想想。”天闲抬起头。

    “好吧,记住,你的时间并不多。”斗姆道。

    “我知道了。”天闲默默站起身,也没有和北斗七星道别,一个人走出了星神殿。

    看着天闲沉重的背影,北斗七星的大哥贪狼星君忍不住对斗姆道:“母亲,难道一定要让天闲去做吗?”

    “我知道,这事让天闲很为难。但只有他,才拥有完整的混沌之力。所以,不管他多放不下,还是要去做。对月形单望乡户,只羡鸳鸯不羡仙。情为何物,情为何物。”斗姆的眼中升起一点水雾。

    离开星神殿,天闲心里很乱。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又不该去做什么。斗姆的话让天闲有不知所措的感觉。

    本来他以为一切已经都在自己的掌握中,至少他拥有了不下与常恨的力量,但是,现在……天闲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天闲漫无目的地回到精英学院,天已经蒙蒙亮了。

    天闲下意识地来到玉蟾她们住的地方。伸出手,想要敲门时,门吱噶一声打开了。开门出来的是花语。

    “天闲,你怎么忽然回来了?”花语有些惊讶。

    “语姐。”天闲呆呆地看着花语。多年来,岁月丝毫没有在语姐身上留下痕迹。“天闲,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花语见天闲只是呆呆地看着她,脸又红了。

    “语姐,”天闲忽然有一种明悟,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换,人类毕竟是创世三圣的后裔,他们拥有继承自创世三圣的力量,只要有那种全无保留的信任存在,就一定有机会打破斗姆的预言。

    “你今天怎么了?这么奇怪。”花语推了推天闲,却发现天闲此刻是以元神态出现。

    “天闲,你……”花语显然误会了,以为天闲又受了什么伤。那次为救玉蟾,天闲分出一半功力时,已经让花语很担心了。

    “语姐,别担心,我只是有些想祢们,所以回来看看。”天闲微微一笑。

    “别那么肉麻了。”花语娇嗔道。

    “好了,我要回去了。”天闲道。

    “这么快?”花语惊讶地问道。

    “嗯,该回去了。我相信你们。”天闲的话有些没头没脑,花语听的不大明白。但一向体贴的她只是温顺的点点头。并没有问,因为她知道,天闲既然不说,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重新回到自己的肉身,这一来一去花的时间不算很长。所以温柔等人都没有发现天闲曾离开过。

    “五十年。”天闲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街景,五十年啊。对于他来说,五十年真的算不了什么。既然迟早要做个了断,还是早点去吧。现在天闲所缺的只有最后一件亡灵法器,死者之冠而已。可是对这件东西,也是天闲知之最少的。

    “去找那摆渡的家伙问问吧,这些死人的事只有他最清楚。”天闲自言自语道。

    在这里一时也没别的事。天闲元神再次脱出肉身,这次不上天,而是入地,天闲往地府去了,没有走黄泉路,过奈何桥,天闲直接来到三途河的岸边。

    “黄泉,躲在哪呢?”天闲在岸边大声叫道。

    “谁啊?”三途河中响起一阵木桨划水的声音,接着一艘不起眼的小船出现在天闲眼中。

    船上一个身材中等,戴斗笠,穿蓑衣的人划着桨,他就是黄泉摆渡人,也是卫山口中最了解死人的家伙,他的名字就叫黄泉。

    一般而言,人类死后,总是要经黄泉路,过奈何桥,饮孟婆汤才能投胎的,但有些家伙偏想躲过喝孟婆汤那一关,黄泉的存在就是为给这些人提供一个机会。只要他们能达到黄泉的要求,就有机会保留宿世的记忆。

    当然了,那很难,千古以来,能得到这个机会的人可谓屈指可数。

    “我,天闲。”天闲走上黄泉的渡船,黄泉同样是个很闲的家伙。他的法则也是一种公正法则,不过比起天闲的黑暗法则要残酷的多。

    “听说你小子下凡很久了,没事干嘛来麻烦我?”黄泉的棺材脸对谁都那德行。

    “没事是不会来麻烦你了,你也清闲好久了吧?”天闲坐在船头。

    黄泉也到人间去过一趟。也就在那时认识了天闲。

    “那和你无关,说吧,找我干什么?”黄泉道。

    “我想知道,死者之冠的下落。”知道黄泉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天闲懒得拐弯抹角。

    “死者之冠?你找那东西干嘛?”黄泉一呆,亡灵三器黄泉倒是都知道,下落也清楚。但他和地府没什么来往,也懒得去管。

    “斗姆的命令,要将神与人的世界完全分开。”天闲道。

    “哦,这样啊。你该知道死者之冠最后是在谁手里的吧?”黄泉问道。

    “不知道。”天闲道。

    “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它最后是出现在剑狂人卫青冥之手。也就是那个敢把命运女神那捍妇弄回家的家伙。死者之冠是亡灵三宝之祖。丧钟和招魂铃都是吸收了死者之冠的力量才那里厉害。死者之冠其实就是太古时绝望战袍的头盔。”黄泉将船驶到河中央。在三途河上,除了黄泉,根本没人可以不经奈何桥渡何而不迷失的。

    “这些和我无关,我要知道死者之冠的下落。”天闲没空听这些旧闻。

    “剑狂人离开人间时,将东西留在了人间,不过你能不能拿到,那可就难说了。”黄泉想了想才道。

    “说个地方。”天闲不耐烦起来。

    “剑狂人怕死者之冠被凶灵所得,所以将它镇压在罗得岛的太阳神巨像下。”黄泉道。

    “知道了,我去了。”天闲从船上拔身而起。三途河能使别人迷路,却迷不了天闲,三界之中,哪有他不熟悉的地方。

    “最后告诉你一声。剑狂人一生至情至性,想拿到他的东西。最好带个情人一起去。”黄泉大声道。

    “谢了!”天闲的声音传来,人却早已经消失了。

    出去了两趟,这次回到梦佳城时天已经亮了。天闲走出房间的时候,人们都忙碌开了。

    “找个情人一起去?”天闲想着黄泉说过的话,天闲的情人太多了,但带谁去好呢。

    “天闲,在这发什么呆?我发现你真的很不对劲。”昨晚起花语就不大放心,所以一早就来看天闲。

    “语姐,和我一起去个地方好吗?”天闲心中一动。

    “好啊,你要去哪?”花语从来都不会对天闲说不。

    “地中海罗得岛。”天闲道。

    “罗得岛?去那做什么?”花语有些奇怪。

    “取一件东西。”天闲不想让花语担心。

    “好吧,我陪你去就是了。”花语不再追问。

    和苗秀打过招呼,天闲让库比好好安置那些吉普塞人,这才带着花语离开梦佳城,往罗得岛而去。

    古老的文明自然有属于它自己的守护神。所以这次的世界分领,渺小的罗得岛并没有受什么影响。

    矗立在岛上的青铜太阳神巨像其实早就倒塌了。但属于神的力量却还存在着。

    所以天闲很快就找到巨像原本的位置。这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属于太阳神的镇压之力也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入口在哪里呢?”天闲想要寻找剑狂人留下的机关。

    “我来帮你找吧。”花语凑过来,两人难得有这种闲情,天闲握着花语的手,一同来到废墟的中央。

    没等两人细找,在他们的前方却出现一道门户,门左右出现一行发光的字体:“有情人请入此门,无心魄自求多福。”

    “我们自然有请了。”天闲微微一笑,和挂着几分羞意的花语走进了门户,刚跨出一步,他们就进入一个全封闭的黑暗空间。

    一道新的门户,还是两行字:“入此间生死由命,来我处人定胜天。”

    “好狂的口气。”天闲自语,凭这两句,卫青冥果然不愧狂人二字。

    继续向里走,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是一条平凡无奇的通道。远出一点亮光,看来似远又近,乍一看以在眼前。但细看来又似乎很遥远。

    “语姐,累吗?”天闲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条路其实并不长,但不知为什么,却给人很疲倦的感觉。

    “不!”花语轻轻摇头,给天闲一个温柔的笑容。就在花语绽放笑容的一刹那,黑暗的通道忽然变的明亮起来。

    在天闲和花语面前,一张石桌上,静静地摆着黝黑的皇冠。

    平凡的外表,和外面的甬道一样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但看到他,就会使人心中产生心灰意冷的感觉。

    “死者之冠,死者之冠,原来如此。”天闲喃喃自语。

    难怪刚才那条并不太长的甬道会使天闲都觉得累,因为那里面充斥着绝望之气。

    黄泉曾说过,死者之冠其实就是太古时绝望战袍的头盔。

    传说绝望战袍乃是太古魔神付火的盔甲,在这盔甲面前,即便是神也会因为充满绝望而失去反抗意志,反而是血肉之躯的人类有可能摆脱这种绝望。

    因为,对神来说,漫长的岁月,早已消磨了他们生的狂热,反而是人类那种热爱生命的漏*点,可以抵抗死者之冠那不完整的绝望气息。所以,黄泉让天闲带一个他爱的人一同到这里来。

    天闲捧起死者之冠,这件宝物的威力绝不在创世三圣器之下。真要彻底摧毁它,天闲还真有些舍不得。

    但是,天闲知道一件事,他绝不能将死者之冠带出这里,否则那产生的后果绝不是他可以预料的。

    “语姐,祢先出去吧。”天闲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嗯。”花语从来不会对天闲说不。所以她很温顺地退了出去。

    看着花语离开,天闲开始运集星神之力,打算将死者之冠摧毁。

    似乎感应到天闲的意图,死者之冠忽然爆发出比刚才强烈千辈万辈的绝望气息,冲击着天闲的心灵。

    “糟,这是怎么回事!”天闲一时未加提防,居然被绝望之气冲进心房。一种悲伤的感觉从天闲的心中涌起,天闲眼中热泪顿时夺眶而出。一个意念不停地在天闲心中盘旋:“如果毁了死者之冠,毁了招魂铃,她们会忘记你的,会忘记你的。所有刻骨铭心的感情都会不负存在……”

    “不,不”天闲忽然叫出声来,疯狂地甩开了死者之冠就想向外面冲去,落地的死者之冠飘散出一缕无形的烟雾遁入了地下。

    后来的人,我不知道你是谁。能来到这里,至少说明你心中有很多牵挂。那么,你该相信他们,不是吗?”就在天闲即将冲出秘室时,一个带着几分狂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剑狂人留在这里的最后信息,当年奇迹大神也曾告诉剑狂人,要毁灭支撑人界神力的法宝。但剑狂人和天闲不同,他本就是至情至性之人。很多事他是不会也不肯去做的。

    因此他将这责任留了下来,希望后来有人会代他完成,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数千年的时光。

    剑狂人最后的话语对天闲造成了不小的震颤,这是他唯一不如剑狂人的地方。剑狂人比天闲更相信感情,无论是兄弟之情,还是男女之情。所以,除了唯一的一次……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生的渴望。

    “是啊,我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不可以不信语姐,以及为我辗转千年的依娃。”天闲重新将死者之冠拿到手里,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死者之冠在天闲的手中变成一堆碎屑,原本附着在其中的灵也随之飘散出去。

    “只剩下招魂铃了。”天闲看看死者之冠变成的碎屑。转身走出了甬道,头也不回。甬道口,花语恬静地站在那,像一朵空谷幽兰,充满诱人的芬芳。

    “语姐。”天闲笑了,刚才他好傻,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天闲,刚才出了什么事,我忽然觉得心里好难受。害的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花语焦急地问道。

    “语姐,让祢担心了。我只是忽然想通了。”天闲微微一笑。人不该被命运左右,但有些不该得到的还是不要强求的好。不是屈服与命运,而是给自己一点空间。活的何必那么累呢?

    还有五十年的时间,与其永远在猜测,不安中度过,还不如早见分晓。无论还有几人能记得自己,至少,语姐会永远相伴。

    “天闲,你是不是决定了什么事?”花语太了解天闲了。

    “对,因为我相信语姐永远是我的。”天闲大声道。

    “呸,谁是你的。”花语红着脸道。

    “哈哈,我想通了。原来淡漠其实也是一种逃避,语姐回去吧。我想我知道该做什么了。”天闲一把抱起花语,也不管花语如何挣扎,两人冲天而起。

    一转眼就回到了梦佳城,天闲放下花语,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直接找到了温柔。

    “天闲,找我有事?”温柔正在帮库比安置吉普塞人。

    “嗯,温柔,招魂铃还在祢那里吗?”天闲问道。

    那假的八卦铜镜已经不重要了。当人间失去了所有的神通之力后,众神会到另一个世界,失去死灵塔和这些早该消失在历史中的种族的帮助,常恨的力量是个普通的高级神祗,这些事还是让众神自己和常恨去做了断吧。

    “嗯,你要它做什么?”温柔奇怪地道。

    “我要让一切回到原点。”天闲道。

    “回到原点?我不大明白。”温柔一脸困惑。

    “到时候祢就知道了。”天闲卖关子。

    “好吧,我去取给你就是。”温柔继承了生命祭司的肉身,招魂铃放在身上会有严重的相克现象,所以她一直都没放在身边。

    不一会,温柔就拿着招魂铃回来了。

    天闲收起招魂铃,将这最后的法器摧毁,然后天闲在彻底将混沌之力催动。一切的一切都会回到众星神入世之前。人间将再也没有法术这回事,而他则要回永恒岩去了。

    天闲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设下最后的门户,如果在一切回到原点后,花语,苗秀,依娃……她们还能记住自己,那么,通往永恒岩的大门就会在她们面前敞开,否则,就就让她们过自己的平凡人生活吧。

    “混沌的主宰啊,你的子孙需要您的帮助。带来血肉相连的契机,让刻骨铭心的思念拥有破开时空枷锁的力量吧。”天闲念动咒语,一蓬光雨从天闲的手中散出。

    温柔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你在做什么?”

    “再见,温柔。”天闲对着温柔露出笑容,接着人就融化在空气中。

    等再次出现时,天闲已经到了梦佳城的正上方。招魂铃就在天闲的手中。

    一声清脆的声音,招魂铃啪的一声碎裂了。所有支撑了人间法术的平衡在这一瞬间被完全打破。

    海啸,地震,火山,狂风暴雨在一瞬间爆发,这是真正的水深火热,如果没有混沌之力的帮助,这只是又一次的大灭绝而已。

    “天与地啊,以我天闲之名。开启亘古的神通,属于混沌的精灵,逆转时间的巨轮。岁月的洪流,停止你奔腾的步伐。天地无神!”天闲将自己所拥有的混沌之力毫无保留的发散出去。

    一层浑浊难明的光雾顺着地面铺散开去,无限制地向远处延伸着,很快竟然覆盖了整个地球。

    躲在姆大陆的常恨也发觉了一这一点,不等他反应过来,给他无穷力量的死灵塔就完全的崩塌了。

    接着他自己也被拖入一股洪流,所有称为神的生命,都被这洪流拖向另一个空间,接着整个地球都仿佛发生了一次大爆炸,一片强烈的光华过后,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还是那个污浊的世界,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

    而天闲呢,力量的无限运用,使得他因为脱力晕了过去。人间再也不能使用神力,所以天闲从高空向地面坠去。

    就在天闲即将落地时,天闲的父母又出现了:“孩子,回去吧,你做的很好。”

    接着三人都消失在人间,从此,人类的世界。神慢慢被遗忘了。而在另一个空间,那是个只存在与人们意识中的:夜梦国度。常恨则掀起另一场风暴,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天闲只是脱力而已,所以回到永恒岩后很快就醒来了。

    这是天闲第一次到永恒岩来,仿佛梦一般的世界让天闲敢到那么的不真实。

    天闲是在一个完全被隔离的空间中醒来的,这空间充满了压缩的能源,在迅速补充着天闲的体力。

    “天闲。”熟悉的声音,白发苍苍的身影。那是水傲。

    “师父?”天闲一呆。

    “不,我是盘古。是不过这副外貌可能你容易接受一点。”水傲呵呵笑道。

    “哦。”天闲有些失望。

    “小子,你可别胡乱失望,还有麻烦等着你呢。”是花彩衣,也就是女娲娘娘。

    “什么?”天闲一呆。

    “自己出去看看吧。”是天闲的母亲,带着宠溺的笑容看着天闲,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哎!”

    走出封闭的空间。“天闲。”这次的声音让天闲大喜过望,是语姐,那温柔恬静的声音。

    “天闲!”还有依娃。天闲顺着声音看去。这一看却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一群不该出现在永恒岩的娘子军出现在天闲面前,除了那些和天闲有肌肤之亲的,居然连爱丽娜,十二夜女神,温柔,以及妙纤手都在,至于精英五毒更是一个都没少。

    “不用奇怪,本来思念契机是不能使用你那么庞大的力量的,可是你偏偏将力量使用到极限,所以连拥有契约关系的夜女神也被你招来了。至于妙纤手,因为你沾染了她的血。所以也没能跑掉。而且你没事去当什么影视明星。若不是你爹替你善后,那些疯狂的追星族能将永恒岩给挤炸了。

    “那,那不关我的事。”天闲大叫。

    “玉蟾,祢别跑。”天闲一眼看到缩在最后的玉蟾。

    “我,我那时侯也不知道。”被点到名的玉蟾僵在那里。

    “不用怕他,玉蟾妹妹,大家一起揍他。”温柔出坏点子,接着花明心第一个跑出来响应。

    “救命啊!”天闲总算领教了什么叫众志成城。

    永恒岩恐怕不会再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