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来到城市的东方驱魔人TXT下载 > 来到城市的东方驱魔人 > 外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外传


    我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脑袋内好象被刺进了无数根钢针。*.`s*令我不由自主的呻吟著,手部好象有什麽东西。我没有太在意。头疼的令我想尖叫,喉咙里面有一团烈焰在燃烧。於是左右看看有没有水让我的嗓子舒服点,水没有看到,却看到我旁边躺著一个我不认识的男子。

    我楞了半天,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是一丝不挂,下半身的不适感告诉了我生了什麽事情。我用力的回忆昨天生了什麽事情,好象是我到一个酒吧躲避那些家夥,然後心头烦闷就和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男人一起喝酒,後来就不记得了。想到这里我不由低声骂道:“妈的,果然酒後会**。”我又看了看旁边睡的香甜还出轻微呼声的男子,怎麽越看越觉得他是一个呆头鹅。

    心中一生气,我一脚将他踢下了床。男子这一下惊醒了,“怎麽了。”看到我半裸的坐在床上,他竟然出了惊叫。“这是怎麽回事,你是谁?”怎麽看起来他才向一个受害者,我心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不要叫的象一个被强暴的女人。”听到他的叫声我的头更疼了。“去,给我倒杯水来。”男子虽然还不明白生了什麽事情,但是却飞快的站起身来,给我倒来一杯冰水。我一饮而尽,感觉舒服了不少。

    这个时候我才有心情仔细的看看他和我在什麽地方。这里是一间普通的卧室,没有什麽过多的装饰,墙角摆著一部电脑,房间杂乱无章,显然主人是一个单身汉。这个男人平心而论长的还过得去,年龄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岁左右,身体没有一点赘肉,这在现在的三十岁韩国男人身上可不容易看到,尤其是小弟弟看起来非常雄壮,不穿衣服的他也算很不错了。

    男人看到我在看他小弟弟,这才现自己还是光著的。再次出一声惊叫,用出一般人想象的度把衣服穿起来。我好心的提醒道:“你的裤子穿反了。”男子慌忙脱下长裤重新穿上,因为太过於慌张还被裤子绊倒。我不由升起想大声的狂叫的心情,我怎麽和一个这麽苯的人过了一夜。

    男人穿好了衣服,站在我面前。脸红的象个煮熟的大虾,连脖子也不例外。他站在那里就好象一个待宰的羔羊,一个上了法庭的犯人。“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麽了吗?”他看来鼓足了勇气问我,可是声音却小的象只蚊子再叫。

    “我不知道,可能我昨晚在酒吧喝醉了,然後你借机上了我,这应该也可以算犯罪吧。”听到我的回答男人的脸刹时变的苍白,身体摇摇晃晃,让人担心他会就此倒下。我不由生气的说道:“你站好,我还没有昏呢,你是个男人,有点男人的样子好不好。”

    男人听到我的话站直了身体,“对不起,我会负责的。请你说出你的要求,我一定办到。”我越听越觉得不对,怎麽我好象成了一个使用女色来达成目的的拆白党。“胡说什麽,我的要求哪是你这种废物办得到的。替我把衣服拿过来。”他慌忙把我掉在地上的衣服递给我。

    我就在他的面前穿好了衣服,他看的两眼呆,看来我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当我走下床来时现他直直的看著床上,我扭头一看,原来他在看床单上的一片鲜红血迹。唉,我的处*女就这样完结了,竟然没有任何可以回忆的地方。我誓,再也不喝酒了。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男人跪地谢罪。我没有理他,径自准备离开。男人叫道:“小姐,你要去那?”我回过身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去哪里和你没有关系吧?”男人急切的说道:“可是小姐,你就这样走了?”男人有些不知所措。我没好气的说道:“你不会认为我跟你有了这一次就会成为你的人吧,别做美梦了。”男人被我说得再次变成了红虾。半天才说道:“不是,我是想说万一你要有了孩子怎麽办?”“打掉。”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关上门走了出去,将张著大嘴的男人一个人扔到了屋内。

    外面阳光很好,晒到人身上暖洋洋的 很是舒服。我掏出钱包看了看,只剩下吃一顿饭的钞票。不由有些後悔,应该敲他一笔才对。“得找个工作了,否则会饿死的。可是不能在一个地方工作太久,会被他们查到的。干脆去做妓女吧,”但是又立刻否定。不可以在太混乱的场合呆太久。而且自己以前让汉城的黑道大哥们没少吃苦头,认识自己的人实在不少,不可以冒险。

    回到自己在一栋古老而破败的公寓楼的住处,我还没有想好该怎麽办。这个公寓楼的环境很差,污水出的酸味令人捂鼻。唉,要不是这里比较隐蔽,而且便宜说什麽也不会住在这里。掏出钥匙我刚要准备开门,但现不对。我粘在门上的头断掉了,说明有人进去了我的房间。

    “追的真快,”我低声自语。没有开门,而是转身离去。走到旁边一个住户门前时,门後传来几乎不可能听见的“喀嚓”声。是霰弹枪上子弹的声音,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手执霰弹枪的男人形象。我不敢耽搁,隔著门一拳打过去。木门在我的面前象纸糊的一样,我手上清楚的感觉到门後的男子胸骨碎裂。我双手用力抓住门板一拉,门板被我整个拉掉。门後的地上躺著袭击我的人,一只美国造的霰弹枪掉在他身边。

    我用力将门板仍向我的房门,果然如我所料。随著我的门被撞开,剧烈的爆炸响起。应该是将炸弹装在门上,只要门一打开就会引爆。这是专业级的做法,我右脚一挑,霰弹枪从地上飞到了我的手中。随著枪口喷出的火舌,一个从楼道中闪出来的刺客被霰弹枪轰的凌空飞起从楼梯上掉了下去。

    不知道这个楼内还有多少刺客,我不敢从楼梯下去。那样太危险了。我闪进旁边的房间内,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各种枪械怒吼声在楼中疯狂响起,我方才所站立的地方被雨点般子弹扫过。从枪声听来,至少有二十人。我看了一下,窗子是打开著,我心里有了主意。

    “!啷”三枚手雷扔进了屋内,我赶忙从窗口跳出去。手雷爆炸的灼热气浪从我头顶掠过,我不禁有些担心我的头会不会受伤。

    我所在的楼层在十二层,普通人从这里跳下来只会有一个後果,就是地面上一具破烂的尸体。但是我不是普通人,更没有自杀的爱好。所以,我解开了腰间的白色长带,用力挥出。带子挂在排水管道上,巨大的拉力令我右手臂一阵巨痛,险些脱臼。我借势在空中一个跟头落在下面的一部汽车车顶,汽车的玻璃无法经受我所带来的压力,轰然炸裂,碎屑乱飞,几个离的近的人被扎的满脸是血。我只有说一声抱歉了,穿过马路,消失在人群中。

    在汉城西侧的朴氏大厦原本是一座六十六层高的建筑,但是一年前生了直升机轰炸的事件。後来朴氏集团的新主人直接把最上面两层拆掉,现在的朴氏大厦是一座六十四层高的建筑物了。我不喜欢这里,因为我对这里的一个人怀有很复杂的感情。

    但是现在我在离朴氏大厦不远处的一家红茶店里,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去的我在衣服口袋里现了一张名片,写的是朴氏集团电子工程部李浩元。我想应该是昨天晚上的那个苯男人的,没办法,本小姐决定去找那个男人,先让自己有个落脚的地方。心中一股深深的厌烦升起。一年了,每天无时无刻都处於被人追杀中,而且这样的生活根本看不到头。我真的很累了,也许被他们杀死算了,一了百了。反正从一年前那一天开始我的人生就已经破灭了,身份,地位,梦想,生存的理由,居然都只不过是个大笑话。我到底是为什麽要活到现在?

    用口袋里的最後一点钱买了一份快餐,我虽然不是普通人,但是饭也是要吃的。这家红茶店的生意很好,店面虽然不大但是几乎都坐满了。一个身穿名牌套装,剪著齐耳短的,戴著几乎遮住了整个脸的大墨镜女人走进店来看了看,然後坐在了我的对面,也是店里唯一的空位子。

    “一份蛋糕,一杯红茶。”女人点了食物,声音清脆悦耳,是个少女,而且声音很耳熟。我抬起头,刚好她也摘下墨镜和我目光交错。我几乎大声叫了出来,怎麽会是她?我最不想见到的人。我相信我的脸色是非常难看,因为她关切的问道:“小姐,你没有事吧?你的脸色好难看,用不用送你去医院?”

    她似乎没有认出来我,我控制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心情说道:“我没有事,多谢你的关心。”原先的她不是一个会关心他人的人,现在变化真大。她关切的看了我两眼,确定我没有事情才低头吃饭。

    我的心中翻江倒海,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既想杀了她,又觉得很对她不起。同时又有些疑惑,以她现在在韩国的地位,是不应该一个人出现在这样的平民饭店的。这时,我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传来。我心头一惊,这麽快就找到我了。我在店内环顾,很快就现了是什麽人。一个刚刚走进红茶店的黑西装男人坐到靠墙的桌子边,杀气就是从他身上出的。他感到了我在看他,扫了我一眼,眼中精芒一现,而後又归於平淡。看起来象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用眼角的余光注意著我对面的少女。看来他不是为我而来,是为她而来。

    他右手缓缓移动,报纸下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少女。不知道为什麽,我心中一冲动,手中的筷子飞出将杀手的右手钉穿。杀手出一声低低的闷哼,手枪掉下。但是他左手用常人无法注意到的度在手枪掉在地上前将枪接住收在怀中。我不由心中赞叹,是个职业的高手,对於疼痛的忍耐能力远於常人。

    他结帐离开,再也没有向我这张桌子看一眼。我收回对於他的注意,才现少女是笑非笑的看著我。“谢谢你了。”她竟然知道生了什麽事情?我有些惊讶,因为我和杀手刚才只是一刹那间的行动,按照我对於她的了解,她应该没有能力看到的。“最近老被这些人骚扰,你这麽厉害,不如当我的贴身保镖吧。”她轻声说道:“我可以支付你很高的薪水,绝对是业界最好的待遇。如何?”

    我冷笑道:“你知道我是什麽人吗?就敢雇佣我。”她微微笑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对我没有恶意,而且很厉害,这不就够了吗?再说,你身上有著和刚才那个杀手一样的血腥味,我想你以前也是职业杀手吧,那麽我雇佣了你,就不用担心别人雇你来杀我了。”我看著她问道:“你有看穿别人的能力吗?”她点点头说道:“自从一年前起,我就可以看出来一个人对我有没有恶意。”

    “你很自信呀,朴善瑛小姐。”她对於我认识她一点都不奇怪,因为韩国没有人不认识她的。朴氏企业的主席,韩国第一美女兼韩国第一女富豪。是整个韩国男子心目中的女神,在国际商界也是叱诧风云的神话级角色。继承朴氏仅一年,就令朴氏的触角伸进了最排外的日本,在欧洲的投资更被人称为神的手法。一年来,朴氏的股票升值了一倍。高丽公主朴善瑛,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东方女神,和西方杜克集团的年轻女主席女帝阿莲丝并称为绝代双娇,是韩国国民的骄傲。

    “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这样才公平,不然你认识我我却不知道你。”我用手捋了捋长说道:“我的名字叫金仙珍,是军方和宗教界的通缉犯,这样你还敢请我做事吗,不怕我杀了你。”她微微一笑说道:“没有关系,我会令他们撤回通缉令的。”我楞了一下,这一年中到底生了什麽事情。她看到我的惊讶说道:“你知道杂志上叫我高丽公主吧?”我点点头表示知道,她接著说道:“可是政客们和黑道的人都叫我韩国女皇,所以你的事情就交给我了,而我也将这条生命交给你了,在我嫁给我所爱的那个人之前,就是神你也不能让他杀死我。”

    我被她深深吸引住了,我不明白这一年中到底生了什麽事情,但是她为什麽在经过那样的事情後还可以这样子面对生活,也许我可以从她身上找出一条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道路。我笑了起来:“从现在起,我金仙珍将终生为你效劳。以後要蒙你照顾了。”这一刻,我明白了,我的生活从这一刻起将会是完全不同的。也许我也可以象一个普通女人那样生活,想到这里我摸了摸兜里的名片,也许那个呆头鹅是一个可以打时间的优质玩具。新的生活,我这一年来第一次觉得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