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暗黑之路TXT下载 > 暗黑之路 > 第十五章 奇策 本书完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五章 奇策 本书完


    “喝酒,喝酒!”醉倒在床上的妮娅兀自不时地冒出这样的话来,在粉红的脸腮上,有淡淡喜悦的笑容。坐在床边照顾她的优妮表情复杂,脸上既有同情之意,也有着担忧焦虑。

    妮娅的身份暴露之后,喝醉的妮娅自己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优妮在那一刻却突然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当所有人的目光都从醉醇醇的妮娅身上转移到她的身上时,优妮却是低下了头,心中茫然无措。

    原来,一切终究还是改变了。

    那个恢复了不知道是冷静还是冷漠的暗黑法师,在良久的沉默之后,表情依然平淡地叫过下人,将优妮和喝醉的妮娅安排到了房间休息,在离开那个喝酒的房间时,优妮悄悄回头,却只见那四个男子默默地坐在那儿,不要说是暗黑法师,就连记忆中一向爱闹的罗德、维西等人,也是说不出话来。

    优妮想到这里,心中烦乱,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只见窗外夜色越来越是浓了,黑幕一片。背后,床上的妮娅似乎在醉梦中见到了什么,“嘻嘻”笑了两声,翻了个身,又没了声音。

    优妮轻轻叹了口气,心情沉重,只觉得这窗外沉沉黑幕,就像是压在自己心头一般,让她透不过气来。

    桌子上的美酒菜肴早已冷了,可是坐在桌边的人眼中的惊讶还是没有退去。

    维西看了看夏尔蒙,又看了看罗德,再看了看塔尔,呐呐道:“你们看妮娅和优妮她们是不是和我们开玩笑啊?”

    夏尔蒙缓缓地摇了摇头,塔尔少有地郑重起来,也道:“我看她们说的是真的”。罗德忽然站了起来,盯着夏尔蒙,冷冷地道:“木头,你准备怎么办?”

    夏尔蒙脸色平静,淡淡地道:“你以为我会怎么办?”

    旁边的维西和塔尔都有些紧张起来,但罗德依然瞪着暗黑法师,道:“你平日里想做什么就干什么,我管不了也懒得管,但今日你可绝对不能对妮娅和优妮乱来。”

    夏尔蒙的眼角仿佛抽搐了一下,苍白的脸上寒意似平更重了,只听他放低了声音,低低地道:“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要对她们两个人怎么样。”

    罗德听了之后,才坐了下来,但看他脸色,依然是并不好看,场中的气氛一时有些紧张。换了平时,矮人塔尔都会出来笑嘻嘻地做和事老,但此刻显然他也没有了这个心情,而且脸上也有一丝担忧之色:“夏尔蒙,”老矮人叫了一声,想说什么但似乎有退疑了一下,但终于还是说了出来,“现在你和玛咯斯王国已经是死对头了,如今突然有了这个、这个……人,你会怎么做?”

    暗黑法师没有说话,沉默着。

    夜色更浓了。

    ※※※※※玛咯斯王国,赤苏城。

    托兰府邸。

    “……公主殿下与优妮小姐可能是一出宫之后,立刻便换上平民服饰,然后出城,往东而去。”站在托兰和兰特面前报告的,便是从纳斯达帝国返回玛咯斯不久,深受托兰看重的林克,此次妮娅公主私自出宫,托兰惊骇之余,立刻便令长于此道的林克全力寻找,果然不出几日,林克便有了情况汇报,但看他样子,脸上失望神色却是多于欣喜。

    托兰怔了一下,念了一句:“往东而去?”说着向坐在他身边的兰特看去,只见兰特也是眉头紧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克恭敬地道,“据小主与优妮小姐似乎是早有目的,一路之上毫不停顿,直接向东……”他话才说了一半,兰特忽然插口,淡淡地道:“她们的方向走下去,是哪里?”

    林克犹豫了一下,道:“照小人追踪了三日得到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边境上的克顿城。”

    兰特和托兰对望了一眼,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良久,托兰叹了口气,道:“怎么会这样?”

    兰特沉默良久,突然对林克道:“林克,你立刻前往克顿城,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找到公主殿下和优妮小姐,一旦见到,无论如何也要把她们二人劝说回来。”

    林克抬头看了托兰一眼,托兰长吁了一口气,默默点了点头。林克立刻道:“是,小人这就去了。”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待林克走了出去,托兰转过头来,苦笑一声,道:“怎么办?”

    兰特阴沉着脸,一声不吭。

    托兰站起身走了几步,道:“我看妮娅公主虽然年轻,但并非是不识大体的人,怎么这一次、这一次……唉。”

    兰特淡淡道:“我看公主殿下倒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多半便是以为这次与布鲁斯王国的巴维尔王子完婚之后,从此长居深宫,所以可能是想在这之前再见老友最后一面吧。”

    托兰皱着眉头,喃喃道:“可惜这个人却是夏尔蒙。”说到这里,托兰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我好象记得当初听公主殿下说过,她与优妮两人在和夏尔蒙等人在一起时并未透露身份,这一次说不定也就是见见面,然后就回来了。”

    兰特怔了一下,随即摇头道:“公主殿下处事未深,夏尔蒙心思更是慎密,多半是瞒不过去的。”

    托兰脸上的皱纹似乎在片刻间又深了些,他们两个人心中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个念头,那就是万一当夏尔蒙发现了妮娅和优妮的真正身份之后,他会怎么做呢?

    这个问题不但困扰着托兰和兰特这两个玛咯斯军方的巨头,也同时萦绕在克顿城里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的心头。

    那一个夜晚,似乎依然如往常一般的宁静,但在夜幕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辗转难眠。

    清晨,凉爽的微风拂过克顿城头,纳斯达帝国的旗帜迎风飘扬,猎猎做响。

    暗黑法师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城墙之上,在粗糙的石块背后,他安静地站在那里,眺望着玛咯斯王国方向,眺望着那一片宽阔美丽的马蹄平原。

    视线之内,满是青翠的青草,无边无际,随风起伏。

    那里,不就是曾经的故国么?

    暗黑法师就这般站着,眺望着,直到,他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音。阿利耶从背后走了过来,轻轻叫了声:“大人。”

    夏尔蒙微微点了点头,阿利耶随即走上,站到他的身旁。周围站岗的士兵都自觉地遴得远了些,留出了一片空间给这两个人。

    这两个男子,肩并肩地站在克顿城头,眺望着城外的马蹄平原。

    “那里,便是大人你往日的祖国吧?”阿利耶忽然道。

    夏尔蒙苍白的脸上仿佛也撩过了一丝淡淡而复杂的情绪,然后淡淡地道:“是啊。”

    “站在这里与自己的故国为敌,想必您的感觉很难说清楚吧?”

    夏尔蒙眉头皱了一下,向站在旁边的这个男人看了一眼,在暗黑法师黑色的眼眸注视下,阿利耶却并没有平常人一般的畏惧,而是微笑地迎接他的目光,就像是面对一个知心朋友。

    夏尔蒙随即把眼光从他的脸上移开了,但也没有丝毫的怪罪之意,只是缓缓道:“这个国家早就已经抛弃我了。”

    他的话平缓而不带有一丝激动,仿佛在述说着一件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阿利耶甚至感觉不到在他的话里,是不是有些情绪的波动,不过,他知道这也不是他应该感兴趣的了。

    所以阿利耶很快转换了话题:“昨晚在你召见之后,我已经连夜做了布置,表面上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暗中会加强对玛咯斯王国那个方向来人的监视。”

    夏尔蒙点了点头,淡淡道:“玛咯斯的长公主跑到了这里,他们若没有什么行动那才是奇怪了。”

    阿利耶忽然微笑了一下,道:“大人,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交游这么广泛,居然连玛咯斯王国的长公主也认识。”

    夏尔蒙忽然少见地苦笑了一下,低低道:“其实连我自己也没想到的。”

    阿利耶目光闪动,看了暗黑法师一会,突然道:“大人,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夏尔蒙却似乎没有什么意外表情,仿佛早已料到了阿利耶接下来的话将是什么,但依然点了点头,道:“你说罢。”

    阿利耶把目光望想那片宽阔美丽的平原之上,从容道:“大人,这一次妮娅公主突然到来,实在是个意外,但对我们也是个难题。首先,她的身份万一泄露出去,则难保我们不落下一个里通敌国的罪名。”

    暗黑法师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阿利耶继续道:“而且妮娅公主目前的身份极为特殊,她与弟弟亚文是玛咯斯王室仅存的两个人之一,现如今她更是玛咯斯王国与北方强国布鲁斯政治交易的关键人物。”说到这里,阿利耶忽然发现夏尔蒙苍白的脸上仿佛在眼角处抽搐了一下,就连他握着的暗黑法杖也如同感知他心意一般,微微地亮了起来。

    微风阵阵,吹过站立在克顿城头的暗黑法师,拂动着他的黑袍,而阿利耶的声音,却也依然在风中清晰地传来:“我猜想也正是因为这个,玛咯斯到如今也不敢声张,否则一国的长公主失踪,而皇帝又是年幼,还不早乱做一团了。”

    暗黑法师沉默着,良久之后,他忽然道:“你是什么意恩?”

    阿利耶仿佛早就在等着他这句话,微笑了一下,道:“这是一个机会。”

    夏尔蒙转过了头,静静地看着他,但眼光中已满是冰冷,只是阿利耶却似乎没有感觉一般,依然微笑着说了下去:“只要我们把妮娅公主在我们手里这个消息公开发布出去,首先玛咯斯王国国内必然大乱,朝野之上必然要追查罪责,一场内乱在所难免;其次,得到消息的布鲁斯王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已经定下了婚期的新娘却落到了我们手里,这无论是对一国体面还是布鲁斯王族声望来说,都是不可容忍的耻辱,多举便要与玛咯斯王国起了战端;再有,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在纳斯达帝国境内只怕震动也是不小,大人您原本如日中天的声望便会更进一步,对我们日后谋划行动,大有助益啊。”

    听着阿利耶侃侃而谈,暗黑法师的表情越来越是阴沉,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并没有看到他苍白脸色中有什么怒气或是喜悦,只是,就算是在他心里,只怕也不能不承认阿利耶说得有道理吧。又或者,这些念头又何尝没有从他黑暗的心间掠过,阿利耶说出的,不过就是他曾经想过的念头罢了。

    他黑色的身影伫立在克顿城头,眺望远方,一动不动。

    阿利耶站在他的身旁,耐心地等侯着。

    “阿利耶,你有朋友吗?”

    当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在了克顿城头,黑袍男子忽然令人意外地问了这么一句。

    阿利耶怔了一下,张了张嘴,却又突然抿上,沉吟了一会,然后微微苦笑道:“不瞒大人你说,当日在奥古斯都家族里得意时侯,在六华城中何尝没有众多酒肉朋友,但如今你问我这么一句,我却连一个人也说不上来了,似乎这些年来,那些从小长大的人,还没有我在流浪路上偶尔碰见的矮人塔尔知心。”

    夏尔蒙缓缓点头,仿佛他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暖意,然后,他的目光飘向玛咯斯王国那个方向,飘向远方那个不知名的地方:“小时侯,我在玛咯斯那里长大,也曾经有过一个亲如兄弟的朋友……”

    他黑色的眼神中仿佛掠过了一丝痛楚,但很快的,就消失无踪了,剩下的只有平淡:“但如今,我们早已经形如陌路,而自从我修习暗黑魔法之后,这世间之人,见我无不是害怕、畏惧、憎恨,又怎么会有人愿意和我结交?”

    阿利耶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暗黑法师仿佛在这个清晨中,情绪少有地波动,就连在神色中,也隐约有些激动,但他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般的平静:“维西、罗德、塔尔,再加上妮娅和优妮,是我仅有的朋友了。”如今他说话的声音是这般的平静,以至于阿利耶在瞬间几乎以为他在说着别人的事情,“如果没有他们,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我依然会像现在这样,但只要他们还在,我就不会容许别人伤害他们,包括我自己,你明白了么?”

    阿利耶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是。”

    暗黑法师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过了身子,抬脚走去,但当他走出第一步的时侯,却又听到阿利耶在他身后的声音:“大人,请等一下。

    暗黑法师停下了身子,道:“怎么?”

    阿利耶的声音从他身后静静传了过来,道:“昨晚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突然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大人你不想听一听么?”

    暗黑法师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我刚才说得还不够明白么?”

    阿利耶慢慢走到了他的面前,神色恭谨中带着微笑,道:“如果这个想法能够对我们事业大有帮助,同时也对妮娅公主殿下有好处,您看呢?”

    夏尔蒙深深呼吸,站直了身子,然后淡淡道:“你说。”

    阿利耶微笑着,道:“好,从哪里说起呢,不如就先用四个字来概括吧,投西征东!”

    初升的阳光,洒落在克顿城高耸的城墙之上,照耀着那两个男子的身影。

    妮娅坐在床上,低垂着头,间中偷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优妮,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昨晚真的、真的都说了?”

    优妮没好气地道:“那还用说,你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妮娅顿时苦下了脸,道:“糟了,糟了。”

    优妮瞪了她一眼,无可奈何地道:“现在才说,那有什么用啊?”

    妮娅著着脸,优妮一向与她交好,过了一会,心中终究不忍,转过头来安慰道:“算了,反正都暴露身份了,我们就听天由命吧。”

    妮娅看了优妮一眼,悄声道:“你看夏尔蒙会不会把我们怎么样啊?”

    优妮摇头道:“我怎么知道?”

    妮娅还想说什么,却忽然听到房间门口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音,二人都是一惊,优妮站起身来,道:“是谁?”

    门外,传来平静而缓和的声音:“我是夏尔蒙。”

    妮娅登时变了脸色,优妮默默转过头来,二人沉默了一会了优妮才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暗黑法师黑色的身影就站在门外。

    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片刻,然后,妮娅低下了头。夏尔蒙慢慢走了进来,只有他一个人。

    门,在他身后关上了。

    房间里陷入了略有些尴尬的气氛中。

    终于,还是暗黑法师先打破了沉默,他站在妮娅的面前,一向平静的表情上似乎也有些复杂的情怀,但他的声音还是那般的平静:“我,以前并不知道你是玛咯斯王国的公主殿下。”

    妮娅抬起了头,她年轻而青春美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那是我故意瞒着你们的。”

    夏尔蒙这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优妮,道:“能够和公主殿下结交的人,应该不会是普通人吧?”

    优妮怔了一下,随即释然,反正妮娅公主这个大头目都暴露了,也不在乎自己这个小喽罗了:“我是斯帕因家族的第二个女儿。”

    夏尔蒙微一皱眉头,点头道:“原来是玛咯斯王国宰相家的小姐,我以前真是没有想到。”

    妮娅坐在床上,道:“优妮姐姐从小和我就是玩伴,这次也是被我逼迫不过,才陪我一起过来,你可不能难为她了。”

    夏尔蒙仿佛沉静了一下,然后在妮娅身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抬眼看着妮娅,静静地道:“你怎么认为我会难为你们了?”

    妮娅怔了一下,随即一股兴奋的笑容浮上了面容,大声笑了出来,向优妮道:“你看,我早知道夏尔蒙不会对我们不利的。”

    仿佛在妮娅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笑容面前,连夏尔蒙的脸庞也变得随和多了,他停了一下,又道:“这次你们怎么会到克顿城来,我想修肯长老他们,还有优妮,”他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女子,“你的父亲也应该不会答应的吧?”

    妮娅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抢着说道:“他们当然是不会答应的,所以我们是偷跑出来的。”

    夏尔蒙看着妮娅,脸上撩过了一丝微笑,道:“你们为了什么要偷跑到我这里来?”

    妮娅笑道:“来看你呀!”

    暗黑法师苍白的脸上,此刻仿佛也有些淡淡的暖意。

    “你应该知道吧,我很快就要嫁到布鲁斯王国去了。”妮娅继续说了下去,但触动了心思,原本欢喜的笑容从脸上渐渐消失。“到那里之后,只怕我一辈子都出不了布鲁斯的皇宫了,也不知怎么了,前一段时间我就特别想见一见以前的朋友,到了再也忍不住的时侯,就……”妮娅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兔脸。

    暗黑法师微笑着听着,在一旁的优妮虽然也在笑着,但笑容也很勉强,她毕竟不同于妮娅,对目前的局势依然很是担心。

    “优妮,”就在优妮正出神的时侯,突然间暗黑法师转过身来,叫了她一声。优妮吓了一跳,不知怎么突然间心跳得好快,半天才反应过来:“嗯,什么事?”

    “你好象有什么心恩?”暗黑法师静静地看着她道。

    优妮脸红了,小声道:“没、没什么。”

    夏尔蒙沉默了片刻,道:“你还是害怕我会为难妮娅吧?”

    妮娅怔了一下,向优妮看去,优妮却没有说话,就这般沉默地站在那里。

    夏尔蒙却没有生气的样子,缓缓转过身来,目光重新回到了妮娅的身上:“今天早上,已经有人向我提议,将你们二人软禁在我府邸之中,……”听到这里,优妮和妮娅都同时变了脸色。

    “同时向外公布,这样一来可以挑动布鲁斯王国与玛咯斯王国的战争,二来有这两大人质在手,日后对玛咯斯王国便有恃无恐,最后就算在纳斯达帝国境内,也算是大功一件。”夏尔蒙沉静地说着,语调平静而不起波澜,就像是说着事不关己的事情一般,但听在妮娅和优妮的耳中,却完全是另一个滋味。

    半晌,妮娅才小心地向暗黑法师道:“那、那你准备每么办?”

    暗黑法师看了看妮娅,又看了看优妮,二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终于暗黑法师静静地道:“我在这世间没有几个朋友的,我不想再失去两个。”

    “耶……”妮娅一跃而起,笑容满面,对着优妮大声笑道:“呵呵,我说对了吧,夏尔蒙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看着妮娅的笑容,仿佛连暗黑法师苍白的脸上也有了温暖,只听夏尔蒙坐在那儿,微笑着道:“如果你们两个人想走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拦你们的。”

    妮娅笑得更是灿烂,优妮也是深深呼吸,仿佛终于放下心来,脸上露出了一点真心的笑容。

    “不过,……”夏尔蒙看着妮娅,突然又冒出了一句。

    妮娅性急,道:“怎么?”

    “你们这之后不是就准备要嫁到布鲁斯王国去吗?”

    妮娅的脸上登时暗淡了下来,道:“是啊。”

    优妮在旁看到,心中忽然有些难过,道:“妮娅她也没有办法的。”

    夏尔蒙看了看她,又转头看着妮娅,忽然道:“你难道不想和那个巴维尔王子结婚么?”

    妮娅叹了口气,道:“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又怎么可能会愿意了,可是不和他结婚又不可以,”她年轻的脸庞上有淡淡的忧伤,“我们玛咯斯王国一国的命运,都在我这桩婚姻上了。”

    夏尔蒙沉默了下来,房间里也随之沉默了。

    妮娅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一时也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暗黑法师缓缓抬起头来,看他黑色的眼眸雪哥烁着探深的光芒,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我可以帮助你,妮娅。”

    妮娅与优妮都是大吃一惊,妮娅怔道:“你说什么?夏尔蒙。”

    暗黑法师此刻在妮娅和优妮两个人的眼中,突然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显得有些陌生了,但他熟悉的声音还在那里平静地道:“我也需要你帮我。”

    妮娅微微低了头,道:“你说吧。”

    “我,还有我的苍云集团,准备投靠你们玛咯斯王国。”

    妮娅霍然抬头,站在一旁的优妮脸上也顿时失去了血色,失声道:“你说什么?”

    但是看着夏尔蒙严肃的表情,没有人会认为他在开玩笑,只有他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回荡着:“如今纳斯达帝国已经四分五裂,内战纷起,再无前途,为了我麾下数十万将士的命运,我决定投靠向玛咯斯王国一方。”

    太过震惊的妮娅甚至说不出话来。就连优妮也张大了嘴,半天才道:“虽然我平日没有参与政事,但也知道你的苍云集团是我们玛咯斯王国的首要大敌,我想不出我父亲还有修肯长老、托兰大将军和圣骑士兰特会答应你的。”

    夏尔蒙冷冷一笑,道:“便是因为这样,能够瞬间变为盟友乃至手下,我看他们还求之不得呢。”

    优妮怔住了,夏尔蒙随即又继续道:“此外,我会在投诚之后,经过一段时间修养整编,苍云集团可以作为玛咯斯王国远征纳斯达帝国的先锋部队,这样的好处,我看你父亲是不可能不心动的吧。”

    优妮嘴唇动了两下,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倒是妮娅在震惊之余,忽然想到刚才夏尔蒙的话,道:“对了,那你刚才说你可以帮助我,那是什么?”

    夏尔蒙回过头来,脸色温和了些,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以我的实力,想必日后在玛咯斯朝廷之内的地位不低,我会竭力反对与布鲁斯王国结成这个政治婚姻的。而有了苍云集团的加盟,玛喀斯王国实力大涨,也根本不必害怕布鲁斯王国了,这样想来,成功的可能性很大的。”

    妮娅心乱如麻,只觉得月酬昏匆的一颗心砰砰直跳,一直以来她都早已放弃了自己的命运,但此时此刻,突然间出现了一条微微透出光明的小路在自己的前方,她禁不住、控制不了地往那个方向去想着,想着。

    优妮看了一眼妮娅,就知道妮娅心动了,但甚至连她自己也明白,她自己也动摇了,这样一个巨大的诱惑,就这样突然摆在了面前。

    “你要我们怎么做?”优妮分明听见自己话声里的一丝微微的颤抖。

    “我希望你们在这里再多呆数日,我保证没有人会伤害到你们。同时,我这里会通过找到你们玛咯斯派来的探子将消息传回赤苏城,看他们的反应。而且……”他仿佛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说道:“在这几天,我会离开苍云走廊一下,等到我回来的时侯,一切就都有结果了。”

    妮娅和优妮对望着,没有说话,优妮心跳得很快,但她终于还是在妮娅那复杂的目光中隐约看到了一丝激动,那一丝望到希望的激动。

    “好吧,我们等你。”优妮艰难地道。

    夏尔蒙缓缓站起身来,微笑着。

    妮娅忽然想起了什么,道:“那你这几天要去哪里呀?夏尔蒙。”

    暗黑法师微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在无意间,把目光投向了北方,那个神秘家族的所在。